在德国红灯区捡肥皂

2,617
在德国红灯区捡肥皂
  • 0.00 / 5 5
0.00分(0票)

来自巴基斯坦的Shezad是一位有趣的家伙,在德国的第三天,他很严肃的告诉我:no sex, no work.如果没有跟一位德国姑娘搞点什么,他将觉得此次行程是不完整的,也没心情工作。

德国是一个允许合法提供肉体服务的国家,我所居住的地方是汉堡臭名昭著的Reeperbahn红灯区,步行三分钟即到。Reeperbahn也是著名的The Beatles乐队真正开始他们辉煌演艺生涯的地方,Beatles在汉堡首演的酒吧至今仍在营业,成为乐迷的圣地。

reeperbahn

在这样一个欢乐的氛围里,我禁不住琢磨性爱这档子事。

Wolfgang是我在汉莎航空的班机上认识的德国朋友。他是一个典型的德国中年大叔,有着商务人士的打扮和保守的思维。他用一种近乎上访群众的口吻跟我抱怨,现在的世道乱啊,德国的姑娘们穿着暴露,生怕你见不到她的俏臀巨乳,他非常厌恶。“但是如果你选择盯着她们胸部看,她们立马又回到淑女状态,让你觉得自己是流氓。”Wolfgang认为衣着暴露是在侵犯他人的权利,污染他人的视觉空间,因为你没有选择不看的可能。

“我在上海经商,非常喜欢中国姑娘。她们穿着也时尚,但你注意她们坐着的时候,会小心翼翼地把腿并拢,this is true traditional, I like it”。为了让自己落个清静,他和家人在汉堡郊区买了新房子,拒绝融入市区社会。

Wolfgang属于痛恨欧盟一体化的传统德国百姓。他认为,欧盟文化互融把德国传统道德观念解体了,是罪魁祸首。他介绍说,个别欧盟国家甚至准备立法,将来如果你在大街上高喊反对同性恋,属于犯罪行为。

作为一名天主教徒,wolfgang不能接受“变性”的概念。“人生下来是什么性别,就应该是永久的性别。但现在的年轻人有套理论,他们认为每个人都有两个性别,一个是生理性别,一个是灵魂性别。如果你的身体是男性,灵魂是女性,你就有权利割掉自己的蛋蛋,做一个完整的女人。”

心怡来德国有一年时间了,她热情地招待我去一家湘菜馆,然后讲了她所了解的德国性教育。

“德国的孩子到了十三、四岁的时候,差不多就已经有性经验了。如果孩子跟爸妈提这回事,爸妈会带着孩子去社区医院,介绍避孕知识,然后让孩子自己选,是买避孕药呢,还是喜欢用安全套。”

“这里不像国内,堕胎是非法且严重的事情。怀孕4个月以上,肚子里的小家伙就应该认定为有个体权利的生命了。相比堕胎,及早的性教育很有必要。”

我感觉很吃惊,国外的娃发育早啊!不过心怡说,国内的情况差不多吧?咱们80后不熟悉罢了。初中生开房是很常见的事,年龄应该是相似的。

最后回到reeperbahn红灯区。向导Swenya告诉我们,性工作者会在腰间挂一个钱包,容易识别,一看果然如此。王掌柜从她们旁边经过的时候,猛然听到“Oh he is from China ! maybe we can……” 看来中国游客的消费能力很高啊!汗

半小时前,Shezad敲我的门。“you know bro, I really need to have some fun tonight! you understand ?”

感谢他即将为德国GDP做出的贡献。

暂时木有评论啊,等您坐沙发呢!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