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朝大海,每天晨博

面朝大海,每天晨博

昨天是端午节,我手持一把破伞,冒着大雨到上海图书馆借书。二楼阅览室有一个空着的四角桌子,我顺势坐下。不一会儿,三位长发飘飘波涛胸涌的小姑娘推开剩下的三张椅子,也坐下了。坐我对角线的那位小姑娘捧着一本书,不时认真地做些笔记。我斜瞄过去,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