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冥想站桩

打坐入定的身体原理

当肉体清醒活动的状态,人的身体功能是全部开启的。耳朵能听,眼睛能看,鼻子闻到味道,舌头感受刺激,皮肤触碰有感觉。

人是一架机器。当身体处于睡眠状态的时候,肉体的部分功能被抑制,暂时不活跃。结果怎样了呢?肉体获得了修复。睡了一觉,人恢复了精神,不累了。大脑怎样了呢?在睡觉的状态下,做梦了。天马行空的梦,不可解释的梦境,纷至而来。特别注意到是什么?梦境里,时间的感受和现实很不同。梦里觉得过了一生,现实中不过几秒钟。这种时间的感受差异很重要。还有一个现象是,你肯定从小到大做梦无数,注意到,在做梦里时候,梦境里很少会涉及味觉感受?我自己涉及听觉感受都很少,做梦对我来说就是在看一场电影默片。只有图像,没有声音。

打坐入定的状态,我的理解,是肉体在不睡觉的情况下,实现了睡觉状态中的效果。

功力高的人,有能力自我控制肉体机器的功能开关。我想关闭眼耳鼻舌身意,就可以关闭。粗略理解成《心经》所说“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肉体机器关闭了大部分功能后,肉体的能量分配关系,发生了变化。

我理解了为什么双盘打坐容易入定。

下半身双腿一盘,把肉体二分之一的区域锁死了。能量往哪里跑?只能往肉体上面走。上半身获得了比平时多一倍的能量,会怎样?奇妙境界开启了。眼耳鼻舌身意得到的能量远超平常状态。有了天眼通、天耳通,人体透视功能。(只是人体生理潜能被激发,你可别有迷信的想法,那很愚蠢)

为什么高僧打坐半小时,人就恢复了体力。还有高僧“不倒单”境界?他们不是不用睡觉,他们就是在睡觉,只是你不理解的一种睡眠状态而已。

公众笃信科学,一个概念用科学去包装,大众就特别容易接受。你肯定知道所谓“深睡眠”和“浅睡眠”。脑波频率呈现出明显的差异性。既然你能理解你的肉体深度睡眠半小时后,整体人就变得精神了,换个角度,也许你能理解打坐入定很短的时间后,修行的他们也恢复了体力。

但是入定的人对时间的感受,和做梦却相反。这种经历在书中看到太多。高僧出定,觉得不过一柱香的时间,现实世界中,可能打坐已经过了一周,一个月,甚至更久,成了肉身菩萨了。民国的释虚云打坐前煮芋头,等他被朋友用引磬唤醒出定后,说芋头差不多熟了,大家一起吃。其实炉子早就积灰,煮熟的芋头都发霉了。

释万行《降伏其心》说,能观察到自己如何进入睡眠状态,以及如何醒来,就掌握了入定和出定的方法。

太难了。

修行路上,江湖骗子妖魔鬼怪太多,我必须自己琢磨,写作能让我保持自我思考。当然我说得可能都是错的,我只对自己负责,你可别当真。

Categories
冥想站桩

入梦和出梦

降服其心》作者释万行给了一个法门,要读者研究做梦的过程。你知道了怎么开始做梦,怎么从梦中醒来,就学会了入定和出定。

我想到了两种方法:

我在梦里自杀。电影“盗梦空间”逃出一层梦境的方法,也是自杀,这个电影情节给我深刻的记忆。

我在梦里寻找味道。为什么梦是一种视频结构(画面和声音),少有嗅觉的内容?一些科普文章解释说,生理嗅觉系统参与的少。

另外有一个严肃的发现,原来语言真的是思考的工具。“心里想”必须要用语言去想,你能用中文想,英文想,你用的语种和语法、时态是对时间的概念,会影响你的思维模式。

能不能,放弃语言作为一个工具,去思考呢?我初步试了几次,非常难。把思考的东西,要视觉化,也许能摆脱语言的束缚。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三维画面。文字像是画面里,每一样东西上面的灰尘,要把灰尘(语言)吹掉,试试看,兴许有奇妙的体验。

非人类的生物,没有语言系统,它们如何思考呢?我认为它们用视觉系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