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冥想站桩

入梦和出梦

降服其心》作者释万行给了一个法门,要读者研究做梦的过程。你知道了怎么开始做梦,怎么从梦中醒来,就学会了入定和出定。

我想到了两种方法:

我在梦里自杀。电影“盗梦空间”逃出一层梦境的方法,也是自杀,这个电影情节给我深刻的记忆。

我在梦里寻找味道。为什么梦是一种视频结构(画面和声音),少有嗅觉的内容?一些科普文章解释说,生理嗅觉系统参与的少。

另外有一个严肃的发现,原来语言真的是思考的工具。“心里想”必须要用语言去想,你能用中文想,英文想,你用的语种和语法、时态是对时间的概念,会影响你的思维模式。

能不能,放弃语言作为一个工具,去思考呢?我初步试了几次,非常难。把思考的东西,要视觉化,也许能摆脱语言的束缚。我脑海里浮现的是三维画面。文字像是画面里,每一样东西上面的灰尘,要把灰尘(语言)吹掉,试试看,兴许有奇妙的体验。

非人类的生物,没有语言系统,它们如何思考呢?我认为它们用视觉系统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