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第65期:假如我有两个身份证

给你另一张身份证,你会做什么?

这个假设不是什么难题,因为近期国内新闻媒体的故事主角就是一群有着多重身份证的大人物。这批被曝光的大人物们有个共同特征,那就是拥有多个户口和身份证。

有了第二张身份证,你就能光天化日之下娶第二房第三房太太,给她们一个合法的名分。辽宁锦州的某大人物便是先进代表,他甚至建造了一座后宫,方便他日夜淫乐

有了第二张身份证,你就能巧妙地避开各项购房限制政策,免缴大量税款。神木县的房姐同志用自己的辛勤努力,在北京购置了近万平方米的房产,已揭发的房产就有41套。据传说,北京那批房产是在潘石屹名下房产公司操作的,老潘有了新的外号,叫“房洗洗”,难道潘总牵扯到了洗钱交易?目前房姐下落不明,为她办理多重户口的几位民警同志却被革职查办。

Categories
文化观察

[来稿]一个华师大毕业的女生谈奥运会情结

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收到一封读者来信。这封信的内容是一位华东师范大学的女生所写。她在信中用文艺动人的笔触回忆了她与奥运会的故事。我觉得有必要和大家分享:

那些年,我们一起看奥运

我不是一个忠实体育迷,会错过这个那个某某赛事直播转播,会搞错这条那条体育规则,却不会错过那每四年一次的奥运,更不会忘记那些我们一起看奥运的悠悠岁月

很小的时候,忘记了哪些届的奥运,忘记了当时家中还是多大的电视,只记得,因为一个叫“奥运”的比赛,它把电视装扮得折射出远超过蓝、黄、黑、绿、红的不同绚丽色彩,让电视穿传递出鸣枪呐喊喝彩的不同声响。于是,小小的我会乖乖地搬出小板凳,坐在电视机前和大人一起凝神观看。那时的我怎么能看得懂谁优谁劣呢?没关系,我可以观察看电视的其他人,从他们的评头论足,从他们的笑颜皱眉中,我知道,我们国家又得了一块金牌或者又错失一枚奖牌……那些年看的奥运,就像是童年里的游戏,无忧无扰,然后和着岁月一起美好却逐渐淡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