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就是一场幻觉

在海拔超过一万米的高空上,波音770客机飞越俄罗斯领空,奔向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周围的乘客都睡了,旁边的德国大叔wolfgang问我,什么是真实?我不无卖弄地说,给出时间和空间,就是真实,时空是存在的两要素。

他像一个法师,却面对不按剧本演戏的演员,揉着眼睛告诉我,你一大早醒来,眯着眼睛,走到镜子前面看自己,那个时候是真实,那个时刻以后,都是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