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古建筑楼

来伦敦后,我频繁做梦,仿佛白天和黑夜在经历两种人生。

今天清晨的梦,大致是这样的:

我做了错事,二舅姥盯着我不放。

情节忽然大变。

我置身一幢宏伟的木质古建筑楼。两派人物厮杀,一方大败。我好像不属于任何一方,我像一只猴子,企图在角落里跳跃,躲避,但还是被发现。

睡醒后,我模糊记得,这个场景,在另一些久远的梦里也出现过。

我有点欣喜。因为我开始认为,假如我持续地记录我的梦境,整理分析,也许我就可以形成我的梦境集合。像标签云一样的,semantic analysis.

梦是高维活动吗?是另一个时空维度的我经历的事情吗?

这种想法过于诗意。

所以我倾向认为,今天清晨的梦,也许是我在有记忆以前,比如童年期,看过的电视剧片断,留在大脑的信息。

这种想法比较无趣。

所以我非常期待能捕捉到另一类梦境,在那类梦境中,我经历了当前世界并不存在的东西。或者,当前世界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它们存在的东西。

假如我成功捕捉到了,可能原因有两类:

它们出自我的潜意识想象力(无聊)。

它们在另一个平行宇宙真实发生(有趣)。

我还有一些关于梦的野心,比如:

尝试在梦里自杀;

尝试在梦里感知味道;

尝试在梦里扔硬币观察正反面概率,借以判断我是否处在做梦状态,进一步帮助我实现清明梦控制能力;

尝试在梦里背诵《心经》、六字大明咒,观察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