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一家人,浩浩荡荡,在田野里缓步前进,去给祖先上坟。

走到墓地,我们砍草,拨开杂物。

燃烧着晒干了的庄稼秸秆,烟火腾腾。

几个壮年打开坟,里面有古籍,是祖先的手账。

我凑近看,纸上墨迹分外清楚,努力记住只字片语,了无收获。

三叔认真端详一番后,轻蔑地“哼”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