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个人观点

有痔不在年高 尽欢何须千年(删节版下)

我小心地把残留物投进抽水马桶,然后把剩余的雨伞扔到了抽屉里。很多年以后,每当我在阳台上喝酒看落日时,总会想到我再次打开抽屉时的那个宁静迷人的下午。

那天下午,我正收拾屋子准备搬到新的地方去。打开抽屉,熟悉的小方盒子静静躺在抽屉的最底部。拿出来一闻,已经有些变质异味了,可见存放时日之久。我揉了揉叉腰肌,然后小心地把小雨伞放到了垃圾筒内。

揉叉腰肌?是啊,大概是久坐办公桌敲电脑的缘故吧,我的右屁股正上方深三厘米处经常会来一次闪电式的疼痛。我怀疑自己的腰椎间盘有轻微的突出,想戒网,多出去走走,可是难以做到。屏幕里的苍井空姐姐说你说走,我还有一刻钟就好了。一刻钟以后,波多野结衣也不甘寂寞的现身了,就是这样。

后来问题似乎严重了,别的部位也受到了牵连。因为我注意到自己的大肠末端开口处经常有话说不出。人们说“有痔不在年高”,难道我沉默少言的性格传染给了我的股间阀门?

大唐的很多军人都有严重的痔疮。不是部队的环境差,而是领导的发言欲太旺盛。领导在上面滔滔不绝地扯天扯地,小兵蛋子谁敢报告说去卫生间做点臭豆腐?久坐不起就生痔疮了。

这件小事给我带来了不小的打击。对一个残忍的完美主义者来说,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任何瑕疵都是不可接受的。我决定痛改前非,每天尽量减少坐在电脑前的时间,骑自行车上下班。你知道在上海37摄氏度的天气里骑自行车上下班意味着什么吗?我知道。

几个月下来,我感觉身体有明显的改善,体重也有了回升。正当我觉得美好生活朝我挥手的时候,各种劲爆的新闻涌入我的耳朵:西南部的城市街头没有兵,不见马,却已经兵荒马乱;遥远的北边民势汹涌,虽然媒体报道上一片和谐。你无法回避的一个可能性是,说不定某天早晨你从电脑桌上睡醒,推门发现满大街挤满了热情执棒的百姓。

如果真到那样,此时此刻的认真,对比彼时彼刻的不确定性,究竟还有没有必要?换句话说,是“人生苦短,即时行乐”好,还是做一张没有污点的白纸?

请说出你的答案。

 

<——全文完——>

Categories
个人观点

有痔不在年高 尽欢何须千年(删节版上)

声明:本文内含大量成人内容,14岁以下读者请绕行。

我近几周比较爱嗜睡,具体表现是一爬到床上就想用被褥蒙住头,沉沉地滑入梦乡。有时候明明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七点多了,还是懒得起床,这很不好。大家说梦境如心境,可是我真的很少梦到什么东西了,难道我已经到了清心寡欲的至殝境界?可是明明清晨床上会多出一根铁杵。啊,年轻真好。

我想起了人生第一次买超薄紧身式透明小雨伞的事情。

那是2011年的11日。那天我实在是闲得蝌蚪疼。心想:唉,都二十出头的人了,还没有见过超薄紧身式透明小雨伞是个啥样,于是果断出门走到了好又多超市。虽然我只是想买一只瞧瞧,感受一下人类伟大发明的魅力。但饱暖思淫欲,不是闹着玩的。

超市是个好地方。以前人们喜欢去茶馆,茶馆是人民群众评点时政指点江山大事的好去处。后来茶馆不兴旺了,可是老百姓想说真心话的需求还在,就搬到了超市和大卖场。史蒂芬•金把电影《迷雾》的主要场景安排到小镇超市里,实在是明智之举。除了超市,还有什么能把不相干的人等聚集到一块去呢?不知道如今各位都喜欢去哪说真心话,以及会和谁说真心话?新浪微博、天涯、猫扑应该算是个好去处。但除了骗财骗名骗炮打,我实在想不出男人们玩天涯是贪图什么。

悟净净

那天虽然是周六,超市的人却不算多。整齐洁净地收银台列成一排,后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安全套产品。有英国产的杜蕾丝,美国产的杰士邦,日本产的冈本,韩国产的003,当然还有大陆产的“中央一套”。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超市卖场习惯把小雨伞放到收银台旁边呢?我想不只是为了解决女收银员的单身问题,哦,生理需求问题,更是因为这种作法符合消费心理学的研究成果:人们更愿意在结账的时候顺手买点小商品,从而让超市多赚点,中国人口少一点。

我有两大忐忑,一来我怕被熟悉的人撞到,那我就太冤大头了。只是自己玩玩而已,没有求合体对象。二来我实在拿不准该买哪个尺寸的。买小的太别扭,韩国003品牌黯然退场;买大了浪费且不爽。既然大丈夫的特长是能屈能伸,就干脆买个中号的吧。

颤抖地挑好了一盒杜蕾丝套装,我确定没有什么人朝我投来羡慕的目光,于是径直走到收银小姑娘面前。

小姑娘用脸红这一肢体语言表达了她对我的看法。虽然好又多超市不是像沃尔玛那样的世界五百强大企业,但她毕竟和罗玉凤是同行关系。凤姐的放浪不羁让我误以为全天下的超市收银员都是熟女。事实证明我大错特错了,小姑娘貌似很单纯。她让我坚定了一个想法,凤姐是唯一的。

后续情节很简单,我试用了一下,好失望。原因是这样的,我曾经看过一个故事,美国人嘲笑我们中国人用的小雨伞比美国的厚,厚多少?貌似是0.01毫米吧。但就是这0.01毫米直接影响了中国夫妻(哦不对,领导和小三们)的感观体验。在以上偏见下,虽然我买的杜蕾丝螺纹套装已经很薄,我还是觉得那个东西稍显厚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