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的上海话

蛋疼的上海话

上海话真难学。 我在上海生活好几年,每天耳朵听着眼睛瞧着,身边的朋友们伊伊呀呀讲的很High,我愣是熏不出上海味。 如此的感觉非常痛苦。这就好比一群人在热烈地讲黄段子,你却不知道笑点在哪里。我们喜欢说一个人很纯真,其实是“悟性差”的委婉说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