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个人经历

“到此一游”综合症

丁锦昊“到此一游”火了一把,媒体大佬们把事件的核心放在了中国游客素质,对青少年的舆论讨伐程度问题上。

咱们不妨抛开陈词滥调,想一个问题:为什么同胞们喜欢“到此一游”?这跟狗撒尿是一个心理吗?为了证明自己在世界的某个著名景点存在过?

我曾在某期节目里自爆过一个恶习惯,那就是我经常往上海图书馆跑,有时候借到某本不常被借过的书,我会不顾公德在书纸上勾划、写评语。但是,如果是稍有别人也看的书,我就什么也不做。

外滩

想象一下,你借到一本书,然后发现它是如此干净,你有理由相信,它从印刷厂出来的那天起,就没有一个人翻阅过。为此,你想在书上留下些东西,假如有后来者借到,他会觉得,哦,世界上还有人和我一样关注这块,知己者常在啊!

所以我把占有欲分为两种,一种是从众的占有,他不知道自己的真实需求是什么,他需要商业社会为他安排需求:我到了人生新高度了,我该换什么档次的车,买什么名牌手表?跟什么味道的异性交往?去哪里游玩?听说站在美国某个高楼能遇到真爱?我得去看一看。

另一种占有欲是纯个人主导的情感。我会因为得到一枚心爱的邮票而兴奋得几天不睡,旁边的人觉得我是傻子。别人觉得无关轻重的东西,你视为珍宝;因为你是自己的主人,你的喜好需求,不需要外界环境去塑造,去勾勒。这样的你,当然也不会像孙悟空那样喜欢到此一游。

说得直白点,那些本性随波逐流的人,才喜欢到此一游。

最后,兰亭乐团的王翼昊在他的微信里写过一句话,让我大为佩服。他说,“外滩这些五星红破布其实跟丁锦昊到此一游就是一码事儿”。他指得是上海外滩万国建筑群楼顶的那些旗帜们。这些建筑都是租界时期外国人的作品,1949年后强行换了新主人。此等意识境界,更堪玩味了。

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第78期:折腾青年薛帅的创业故事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毕业季,但大学生们不是兴高采烈地在大草坪上甩起学位帽,而是迎来了“最难就业年”。当每个职位都有几十个人在争夺时,当专家建议起薪价为2400元时,一个没爹可拼的年轻人该怎样规划自己的职业生涯?新闻酸菜馆在本周就给听众们带来一个非常励志的创业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叫薛帅,名如其人,他长得非常像年轻时的明星张国立,身份是云家政网的CEO,华师大在读研究生。2001年,他用三年时间便提前读完本科的投资专业,第一份工作就月薪5000。在接下来的十年时间里,他在各种创业型公司里从事IT行业,工作地点不仅遍布京沪广深,还远渡重洋,在国外工作了3年,年薪高达人民币六七十万。这在其他人看来已经是很完美的职场轨迹,他却选择回国创业,而且是开了一个门店帮人介绍保姆,让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跌烂了眼镜。他是怎样从“中老年妇女之友”成为吸引数百万风投的互联网CEO?他又是怎样一边和四万个钟点工打交道,一边抽空看书考上华师大公费的美术系研究生?

虽然彪悍的人生都不需要解释,但每一个成功都不是依靠奇迹。薛帅自称是“折腾青年”和“中山北路文艺青年”,他用自己的执着和激情,诠释着自己的“致青春”。本期节目里,薛帅的创业经历将给听众带来强大的正能量,而且还会给正处在职业迷茫期的年轻人以非常有用的忠告。

在节目的最后,薛帅还给20位听众提供了钟点工免费试用的机会,如果你正在寻找钟点工,千万不要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