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文化观察

长大成人的“魔法少女”死得很惨

魔法少女算是啥?

过去,魔法少女是《美少女战士》,是舞蝶结和星星眼,是满怀憧憬的正义,和每集固定的华丽变身。

现在,魔法少女是《鹿目☆圆香》,是情仇杀和火箭筒,是注定悲剧的命运,和走向灭亡的百合桥段

谁能想到,多少年前可爱无比,治愈怪叔叔心灵的魔法少女们,如今却能在片中掉脑袋?

↑《魔法少女鹿目☆圆香》中被咬去头部的魔法少女巴麻美,死后还被无数捏他玩弄↑

2011年初最红动画没有之一——《魔法少女鹿目☆圆香》便是这样一部将传统概念上的“幼女向”魔法少女动画彻底颠覆,从而制作出的,适合(或者说只能给)成人观赏的黑暗物语。是虽然全年龄向、绝无暴露镜头,却绝对不能给小孩子看的邪恶动画。

关于《小圆》的成功,如今主流的观点还是在于业界的成功炒作——治愈系漫画家苍树海+风格系动画监督新房昭之+华丽系音乐制作人浦尾由纪+黑暗系动画脚本虚渊玄=什么样的一部动画?这样爆炸性的组合当然带来了同当量的话题性。再加上秋叶原一夜之间出现的各色周边,以及新房昭之和虚渊玄夫唱妇随/欲言又止/阴谋味重重的的演技派微博,还没开播此片的人气便已风头无两。

但归根结底,老虚的剧本给力是全剧成功的最大要素。在1、2话宛若暴风雨之前危险的安宁后,第3话剧情开始像熟悉虚渊玄的观众心中暗暗期望的那样,以爆炸性的超展开转向黑暗猎奇的路数:纯洁善良温柔高雅又闪烁着百合香露的魔法少女竟然直接被反派做掉——而且还是整颗头颅被咬断,并且身体被撕碎的方式——当时的震惊之感到《小圆》完结两个月的现在依旧让笔者记忆犹新。剧情乘上过山车后,从温馨急转直下,一转眼到了9话,5名魔法少女已经死了仨,观众一边哀号着此片“写作‘治愈’,念作‘坑爹’”,一边用各种讨论帖发泄贴蹂躏贴占据各大BBS。第10话剧情继续高能量前进,各方人物的线索终于显明,时间旅行者的无限轮回令人莞尔。明明是简单的“菠萝菠萝蜜”式回到过去的桥段,却因为优秀的剪辑功力而充满张力,让人欲罢不能。但就在观众屏息以待结局之时,311特大地震将11、12话整整拖到了半个月之后……天算人为,停播吊起的胃口转化为无数恶搞贴和怨念贴。在朝日新闻破天晃的整版广告预告播送后,《小圆》的结局通过细致打磨,在绝望中开场,在释然中落幕,全程无论是动作分镜、声优表演、背景配乐和节奏把握都几乎无法挑剔,40分钟一气呵成,结局利落却又值得争议,让观众直呼:日本动画复活了!

剧中鲜明的人物塑造是另一大取胜点。华丽优雅落幕,诉说孤单无助的巴麻美、在时间旅行中从怯弱到坚强,却依旧颤抖着寻找路标的晓美焰、还有杏子和沙耶加这一对寻找自身价值而终究无法过自己一关的CP(诶?)等等……其中尤其以贯穿全剧时间轴的晓美焰的心路经历为重磅催泪弹,其隐忍和绝望在11话中集中爆发,加诸声优的出色表现,着实让宅男们心痛不已,拿起了撸管时放在一旁的纸巾(……)…………关于小圆的人物塑造和叙事手法,此处笔者有他文刊登于杂志之上,故不予多叙。

《小圆》的成功是炒作加质量的结果,无论是因为老式正义使者的套路让人厌倦,还是因为如今不另辟蹊径就无法夺人眼球,《魔法少女鹿目☆圆香》让人看到日本动画没有在“废萌”的道路上越走越完蛋,而是绝对能有好故事,并用好画面表现出来的。偷笑的黑色法师虚渊玄抱着自己的工口硬盘以这出成人童话赚得2011的开门红,也给311大地震后的日本动画界输入鼓舞人心的正面的力量。(文/百果出梦)

↓《魔法少女鹿目☆圆香》MAD——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虚しくも救済のマギカ」↓

Categories
文化观察

新房昭之和他的45度角抬头

文/百果出梦

最忙碌的动画监督

新房昭之作为TV动画监督,对于近几年关注日本TV动画的观众来说,是个无法回避的名字。

2009至2011年,包括一举刷新动画界蓝光碟销量记录的《化物语》、今年宣布真人映画的《荒川爆笑团》、以及凭借暴走剧情,在今年年初引爆业内的话题作《魔法少女小圆》(据最新消息,《圆》的蓝光销量已经击败了《化》……新房党头顶青天),无一不挂着新房昭之的大名(不光是大,更是实际意义的“大”——把自己的大名在片头里撑满全屏幕的监督,估计近年也就只有他了)。

真正意义上开始将新房昭之推向话题口的作品,笔者认为是《绝望先生》系列。但碍于题材与文化,充满大量讽政内容的《绝望先生》对于国内动画观众而言有一定的观赏障碍。好在这并无法阻碍新房昭之的巨大影响力,原因在于他的高产——每一季担当2~3部动画的监督工作——与其说作品辈出的新房昭之在“刷存在感”,不如说真的是“新房很忙”。

“粉碎机”or“加工机”

除了“最忙碌”以外,新房昭之更为人热议的称呼,便是闪耀的“原作粉碎机”。新房监督的动画作品,大多由漫画改编而来,而“粉碎机”指得便是其监督的动画,已到了与原作“宛若两部”的程度,每次都让原作fans大呼“坑爹”。其实“粉碎”并不如“染色”这个词来得形象。新房昭之是一位风格逐渐成熟的动画监督,比起“最大限度还原原作魅力”,他显然更愿意“将自己的风格与原作融合成新的作品”——光影颠倒、实拍照片、艺术字、剪纸、对比色与高明度人物线……新房将各种“静止”的艺术与动画结合,强调个人风格、节约作画成本(这在《化物语》中体现的最为严重,以至于观众实在忍不住吐槽道“新房你丫这做的不是动画片而是幻灯片吧?”),因此也饱受争议。这种“非迎合,却引领”的制作理念,让熟悉原作的fans在暴跳如雷地骂着“原作被粉碎了!”的同时,期待新房怎么将老故事讲得耳目一新。

 

STAFF与“45度角抬头”

众所周知,一次的标新立异并不难,但持之以恒地保持一种新风格并使其成为标志,难度就高了很多了。“新房式”风格稳定的原因,就是在于制作班底(新房staff)是保持长期合作的那么一群。在众多印上“新房”标志的作品中,让人印象尤其深刻的共同点,便要数“45度角抬头”的动作分镜了——这里并不是指某X四80后作家,而是动画观众们每次看到都会津津乐道“新房你又调皮了!”“快得颈椎病啦!”的“新房式”惯用动作——凡其监督的作品,主人公们都会不约而同地将后脑勺45度角后仰,抬起下巴侧脸斜眼望向镜头。这个动作的魅力在于其暧昧不明的多重含义——蹭得累可以用、抖S蔑视可以用、回眸留情可以用、感伤前奏可以用、暴走预感可以用、泪奔高潮可以用,总之就是怎么都可以用,怎么都能用出新房味。一个简单的动作成为了个人风格标志,监督做到这样的程度,对比只说不做的某山本宽,大忙人新房昭之完全可以笑而不语。(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