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期:中国好歌曲和独立音乐突围

本期话题

嘉宾:歌手李志经纪人迟斌

聊聊独立音乐、个体音乐,点评中国好歌曲评委刘欢老师的“画地为牢”论,点击民谣歌手马条参加综艺节目这件事。点评庞麦郎和他背后的商业音乐产业模式。听迟斌聊“民谣”一词的由来的演化。

去一个地方,忘记你们所有人

去一个地方,忘记你们所有人 每一条河流有了柔软的名字 男人,女人 蝴蝶的翅膀是孩子们的眼睛,轻盈易碎 泥土锁住了笋芽的童年,她做着春天甜美的梦 去一个地方,忘记你们所有人 而天空投下一片巨大的陷阱 看得见的是豺狼,看不见的是虎豹 鹰是一位苦行僧 ...

#5 我是多么幸福,在我最好的时候,遇见最美的你

庸人自扰啊,这两三天在想这么一个问题:我们的一生中会听到海量的音乐,但是留在自己脑海里的不会有几首。我是指那种久难忘怀的歌。那么,这些歌有没有什么共同特征呢?排除那些无病卖萌、快速消费品外,我觉得可以用一句话来总结那些让我们难忘的经典曲子:

“我是多么幸福,在我最好的时候,遇见最美的你。”

如果我们能提炼出所谓精神诉求的东西,音乐的内涵就是围绕这句话在变化,在歌颂,在诉苦,在犹豫,在自言自语。我的数字能力不算好,但我想可以把这句话归类出大致四个状态:

我处在人生最好的时候,我遇见了最美的你

你好,南京

我去过两次南京,每一次都是匆匆而过,见两个人,吃顿便饭,然后赶时间奔赴南京火车站。 出发前夜在中山公园龙之梦的餐馆里狠吃了一把。 动车上有本杂志,写到了亚丁山,兴趣不大,随手一拍。川西是神秘的地方吗? 南京的地铁票是纽扣形的小圆片,来张...

入幕之宾:我电脑里的歌

入幕之宾:我电脑里的歌

入幕之宾,百度百科给出的解释是: 中国古代习惯用帘帐之类的纺织品来分隔房屋内的空间,而这种起隔断作用的帘帐,统称为“幕”。严格来说,“在上曰幕、在旁曰帷”,一般则混称为“幕”。帷幕之内是居室私密之处,能进入帷幕中的宾客,自然与主人关系非同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