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听所有人(一)新媒体平台不止是微信

 在媒体行业颠覆转型的时代,一个新词语可以有万千种解读,一个成功案例可以被定格成经典,公众却在盲目膜拜中陷入思维死角,一叶障目。

新媒体新媒体平台,游戏玩法太多,不单是微信一个。国内有声自媒体平台,正在进行一场有关声音的试验性革命。

媒体平台不只是微信

张小龙所领导的微信产品火了,各类公众号雨后春笋般疯狂涌现,它们当中的少数人,实现了流量变现的暴富神话,于是在公众意识里,自媒体就是公众号,微信就是自媒体平台。这种结论未免过于武断。

自媒体平台不只有微信

情迷2号线

我洗好脚,十点整钻进了被窝,迷糊糊半睡半醒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今天轮到我发微信,于是挣扎着爬起来码字。

 

今天在外面溜达了一圈,坐上了从来没有坐过的上海地铁六号线。有那么几条地铁线,在我们日复一日的生活里几乎没有接触的可能,因为你每天的轨迹是固定的。注意到上海13号地铁线已经开通了,可是没机会去坐一把。

dianji-ECNU-01

我在华师大中北校区读了四年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就在学校不远的龙之梦购物中心,晚上就往2号线虹桥机场方向赶,在上海的五年多时间,我的大部分轨迹都跟2号地铁有关,这导致我一度有想写本都市言情小说的冲动,名字就叫《情迷2号线》,并且时常陶醉于如何处理男女主角肉身翻滚这种小说卖点问题上,现在发现YY的意思就是YY,不是真打实干。

我眼中的2013年央视3.15晚会

关于iPhone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把Ta的iPhone后盖弄松。幸运的是,王掌柜和丁丁的iPhone 4S都中枪了,一个是白色版后盖上下滑动,一个是黑色联通合约版左右滑动。

眼疾手快地听众可能听过我们真正的第66期节目,叫“苹果手机售后”。那期我们邀请到了两位苹果授权维修工程师,他们谈了其实不算内幕的iPhone手机售后故事。

anonymous-launch-own-wikileaks-project

但非常遗憾的是,在丁丁辛苦编辑完音频后,我们收到嘉宾的一条短信说,“抱歉,觉得内容不合适对外发表,打扰了。”这件事造成我们非常被动,但出于尊重嘉宾的要求,无奈主播只能把节目下架,导致出现两个版本的66期。

新闻酸菜馆电台上架“独立博客建站套餐”

有些渴望,不忍忽视。

这个宝贝因为你而存在,假如你:

  • 厌倦了网易博客、QQ空间、新浪博客的繁琐:他们竟然审查你的博客,删掉他们认为不适合或没有价值的内容,提供少得可怜的模板,毫无个性;更恶心的是,你辛苦写的文章,版权归门户大佬所有。
  • 知道在这个社会打造个人品牌的重要性,让全世界都了解你,展示你的才华;你可知道,目前猎头挑选人才的一大途径就是寻找那些独立博主。
  • 喜欢随时随地记录自己的想法,灵感转瞬即逝,为什么不拿手机保存下来,发表在互联网上?独立博客提供免费APP供你写作。
  • 厌倦了充满垃圾广告的126、sina和QQ邮箱,渴望拥有一个自己名字结尾的,全世界独一无二的域名邮箱。如me@anding.com
  • 你还渴望能亲手制作一档播客节目,让你的声音传遍整个世界。但苦于不懂技术,无从下手。
  • 女朋友生日马上到了,想送她一份特别的礼物,例如以她名字为网址的一个网站。

 

旁白一:我不懂代码,英语很烂,可以吗?

新闻酸菜馆电台的王掌柜帮你:

域名注册+建站服务(不推荐注册.cn域名,让万恶的CNNIC去屎吧!虚拟主机运行稳定,完全满足个人博客所需。)

新闻酸菜馆开放广告投放

“流行”的意思就是大家一起冲啊!别人得了感冒,你跟着也戴起了口罩。不仅病毒很流行,文化概念也是。今年似乎大家都在扎堆搞所谓的“新媒体”、“自媒体”。我想说的是,早在两年多以前,我们就在办“新闻酸菜馆”电台了。

博客兴起的时候,网民集体打了鸡血,似乎找到了自力更生的好机会。微博火起来的时候,他们说,“人人都是记者”。事实证明,人人充其量只是“记录者”。现在轮到了微信。

30274ea39b49000f8db7dcae6f7eaf87008f1003ebc756e8ea997c4624b8ee77

如果脱掉浮躁这件外衣,你会发现,新的媒体形式哪个年代都会出现,真正起决定性因素的其实是内容生产者,也就是那句经典的“内容为王”。微博因为那不到总数2%的公知人物、社会名人,才给了你关注的理由。

你看现在国内播客这么火,iTunes里面新节目层出不穷,真正能坚持超过半年,稳定更新的节目最后还是属于意见领袖、媒体机构,以及专业人士。因为我们不是一时冲动做事情,我们有团队、有策划、有目标、有资源。我们是四有好青年。

在独立运营两年之际,“新闻酸菜馆”决定开辟广告位,明码标价。

用开放透明的方式,站着把钱挣了,不丢人。辛勤的付出应该得到合理的回报。让“新闻酸菜馆”免于运营困扰,从而更专注于内容生产。

如果这一模式取得成功,将激励国内独立媒体的成长,打破陈腐的传统媒体行业垄断。

我所理解的生活

我所理解的生活

我常常在一个人发呆无聊的时候,回味着惊悚片导演希区柯克在1959年电影《西北偏北》里呈现的那个场景:男主角在开阔的平地上奔跑,小飞机在天空射击追杀,男主角境况危险至极,无处藏匿。

 

真正的恐惧体验是,你知道大难来临,却又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发生。

 

north-by-northwest2

 

如果过去人们生活的苦恼是如何解决匮乏,今天我们面对的问题是过量。信息是那么丰富,丰富到24小时不够用:微博上弹出200+条更新内容,有13个网友@我,新一集的《晓说》还没来得及看,手机里还有4期播客没去听,闺蜜发来了两段语音消息……

 

我要整理发布今天的酸菜新闻,于是上网搜索值得关注的新闻。门户网站的吸引眼球标题大法套路不变,美女露乳官员露股,领导都很忙发言人在擦汗,新闻下方始终是两性香艳故事和男性壮阳广告。

第59期:“世界末日”日

“无所谓从哪儿来,也无所谓到哪儿去。为活着找个理由,只为更好的活着。”——From 史铁生 《命若琴弦》

美国宇航局(NASA)的专家们说,他们不知道玛雅人为什么把历法计算到2012年12月21日就停止了。不过他们确信,这一天不是世界的末日。这个天大的玩笑起初由好莱坞电脑《2012》发韧,今年电影出版了3D版,末日谣言再度被群体消费。

在这些全民末日狂欢中,有人期待世界终结,末日到来。有理由相信,全民的末日几乎不可能发生,一个人的“世界末日”却每时每刻在地球上演。个人的失意,对现实的不满,渴望用暴力摧毁一切不平等的社会竞争格局,渴望新生活的开始,种种诉求都凝结在末日美梦中。当然,更多的人是害怕末日概念:害怕失去,珍惜活着的机……“我有太多没有来得急做的事,我有太多的遗憾等待去挽回。”

(问答)播客节目可以商业化运营吗

周五收到群里一位朋友的小窗消息,他根据自己对播客的了解,构想了一个播客商业化长期运营的模式,让我很佩服。这里谈一下自己对Podcast这种形式的体会: 国内爱听网在托管绝大多数热门电台节目,他们有app,估计下一步就是添加广告什么的,这方面我们没...

听众点评第三波:向上的声音带领我们前进

这是一期真诚的卖萌节目。 ^.^ 久不读iTunes评论,王掌柜跟丁丁再翻看最新的评论量,着实吓了一跳,实在可以用海量来形容了。那么,本期节目就让我们欢快地读听友评论,解答一些听众的疑问。 绝大多数朋友表达了对电台节目的喜爱,让我们备受感动。电台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