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网赚了六位数收入

为什么我网赚了六位数收入 2011年,我刚大学毕业,找了一份文字工作,月收入几千块钱,辛苦码字获得的回报,很难在魔都上海生活,勉强称得上生存就很不容易了。 为了节省租房开支,我选择在二号线终点站徐泾东租房,在一间连窗户都没有的几平米房间里面,...

2015年5月自媒体收入报告

中国人就喜欢藏着掖着,生怕被别人发现了所谓成功秘密,恨不得全世界的钱只有自己一个人赚,浑身都是贫下农民意识。这样很不好。

2015年4月我的自媒体收入报告

2007年,我考入大学,当年的我都不知道什么叫百度知道。2008年,我参加科文杯情报搜索大赛并获奖,给自己很大的鼓励。与其毫无意义地厌恶我那无聊的大学专业,不如把宝贵的时间投入自学。我从大三开始自学搭建网站,自学SEO和网络营销推广技术。

4月网赚收入截图

2011年开始,我坚持更新原创文章,做关键词的SEO优化,功夫不负有心人,长期的投入精力和研究,获得了持续的回报。

2015年4月,我的个人网站赚了1315美金,折算成人民币约8156元。(为了保护隐私,截图里隐藏了部分数据。)

站长:腾讯电脑管家提示危险网站怎么办?

这一阵子,我碰到不少恼人的事情。它们不会磨损我的心智,只是让我觉得有点累。股市交易里的道氏理论可以用来解释我们的生活。生活是波浪形的,平静的生活里也会有涟漪出现,它们是一首歌的背景噪音,不必为之冲动恼怒。

王掌柜和传媒梦工厂投资总监吕子睿聊天备忘录

我在fmRADIO8徐旭的QQ群里发了个截图,推广我的三个节目:新闻酸菜馆、极客电台、自媒体电台,随后有人QQ小窗我,说他下周来上海,希望能见面聊聊天。他是传媒梦工场投资总监吕子睿。

和聪明人聊天是很有乐趣的,两人的思考境界要有一定的交集,最好一点就通,聪明人没有废话。吕先生分享了许多感受,我有责任让自己记录下来,以备经常反省思考。

所有人听所有人(四)播客赢利模式

辛苦做了节目,如何产生收入,是播主们思考的问题。制作节目付出了大量的时间成本,仅凭兴趣难以维持节目成本,我们需要摸索出一套赢利模式。我依据新闻酸菜馆的三年发展过程,兼顾国内podcast圈子的一些见闻,总结一下播客节目赢利的几种模式:

第一阶段:听众捐款

发起粉丝捐款,这是最简单的方式,所用的手段可以是支付宝账号、银行账号、Paypal付款按钮,没有技术成本,公布捐款账号就OK了。我想补充一些技术上的知识:

支付宝不再支持个人转账页面,也就是说,http://me.alipay.com/ 功能下架了,你需要在:节目口播、微博、微信、网站等可能的渠道上公布你的支付宝账号。

Paypal不支持个人用户创建donate按钮,你只能采用公布paypal账号的方式筹款。

所有人听所有人(二)粉丝经济学

在微信公众号成为社会舆论讨论主流的时候,新闻酸菜馆适时切入,第一批用到了自定义菜单、自行搭建手机版微社区,利用以有的节目听众做流量导入,在微信内实现双向互动,提高粉丝黏性。

相信这是大多数运营方对微信的期望。但实际效果如何呢?如今增加微信公众号粉丝异常艰难和痛苦,所谓的用好微信号对企业来说是一个遥远的梦。如果从新媒体战术角度看,一开始就跳级挑中了声音作为主要的内容媒介,然后把微信当作辅助性的平台,证明效果要好得多。

因为移动端声音平台有着强烈的用户体验优势。

声音媒介,在粉丝数量上有着绝对优势。即使一个稳定更新原创文字内容的公众号,达到十万粉丝量已经相当不错了。声音却可以实现所有人听所有人万人收听的梦想

所有人听所有人(一)新媒体平台不止是微信

 在媒体行业颠覆转型的时代,一个新词语可以有万千种解读,一个成功案例可以被定格成经典,公众却在盲目膜拜中陷入思维死角,一叶障目。

新媒体新媒体平台,游戏玩法太多,不单是微信一个。国内有声自媒体平台,正在进行一场有关声音的试验性革命。

媒体平台不只是微信

张小龙所领导的微信产品火了,各类公众号雨后春笋般疯狂涌现,它们当中的少数人,实现了流量变现的暴富神话,于是在公众意识里,自媒体就是公众号,微信就是自媒体平台。这种结论未免过于武断。

自媒体平台不只有微信

参加WeMedia自媒体联盟年会感受

2014年4月12号,我代表“新闻酸菜馆”参加北京WeMedia自媒体联盟内部年会,地点在北京市密云县。选这个地方挺有趣,三表在他的年会开场脱口秀里介绍,密云是当年陈胜吴广被发配的地方,象征意味不言而喻。

到场的一百多号自媒体人,阵营可谓强大,小伙伴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激昂的自信与按捺不住的倾吐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