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文化观察

Andrei Rublev (1966)

看塔可夫斯基的电影,就像是一个凡人偷听到神的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