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398 电动派VS手工派,都是欲望的延伸

2012年,《007:大破天幕杀机》上映。女星Adele为它献唱了经典的主题曲《Skyfall》。

电影有一幕场景是这样的,邦德先生被同僚质疑已经跟不上时代,英雄老矣。他洗完澡,拿出了一把土得掉渣的手动剃须刀。性感邦女郎进入镜头,说了句“sometimes the old ways are the best”(有时候老办法最有效)。

James Bond使用的剃须刀款式叫cut throat razor,也叫straight razor,历史悠久,估计你在电影《理发师陶德》里也见到过。

007系列电影带货的效果是惊人的。“大破天幕杀机”上映后,英国两家本土手动剃须刀品牌,一家定位高端市场,销量上涨了一倍。另一家品牌卖9.99英镑的大众型号,销量上涨了十倍。

本周公开节目话题的缘起,是我在社交圈看到,带有摄像头的可视挖耳勺、可视化钓鱼杆早就问世了,于是回想一下居家生活里的各种用具,你能想象到的用途,都已经电子化了。

主播丁丁列举了很多她用过的产品:

冲牙器、洗碗机、电磁颈部按摩仪、手部按摩仪、瘦脸按摩仪、水蒸气美容仪、电子磨脚皮器、电子手写板、电子便签机、电子声控小夜灯、扫地机器人、电子筷子消毒机……

甚至还有电子镜子。

这个倒是很有用,让镜子内置AI语音助手,再连上WiFi,每天问一遍:镜子镜子,谁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王掌柜走向了另一端:生活中的电子化产品,很多从种草到放弃。比如节目里列举了为什么不喜欢电动牙刷,改用牙线,从此欲罢不能。不喜欢电动剃须刀。

甚至,由于对豆浆机非常不满意,正准备在淘宝花一两百块钱,买一个五十公斤重的石磨,手工磨黄豆做豆浆喝。

痴迷手工和机械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完全反对电子化,认为手工就是更好的效果,更好的味道,更好的价值。

节目里举例是徕卡相机。Leica爱好者认为,纯机械的徕卡相机才是经典的,值得收藏的型号。机械恒久远,机械永不坏。电子产品放久了都是电子垃圾,意味着不可避免的贬值。

家庭日常用品电子化的趋势是否必然?我们在节目里有丰富的讨论。

工业社会讲究的是低成本,低价,效率至上。那么,你觉得手工情怀过时了吗?

加入酸菜馆会员,收听私密节目。
会员节目第231期:N号房里的罪恶 现已上架。

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396 粉圈经济学:越撕越爱你,越虐越氪金

创三要开播了,你看吗?

记忆中自己最早的偶像,应该是日本的木村拓哉。想想他年轻时的颜值,放到当下也是小鲜肉的代表吧。

前阵子看了他最新拍摄的电视剧《东京大饭店》,才发现他已经48岁了。这部剧的豆瓣评分是8.7。从1991年正式出道,至今29年的时光里,似乎他从来都没有糊过。

看着电视上已经不再年轻的他,我仍然从内心感到欣赏和为之骄傲。

时间是考验偶像(当下还是叫爱豆更妥帖)是否为“流量明星”的最好工具吧。这几年很多红极一时的名字,过了一阵子就被遗忘,有时我还好奇会去某乎上搜一下“某某某是不是糊了?”

谈论爱豆和粉圈是非常敏感的话题。粉圈兔区有个开贴专用词是“李涛”,意思是“理性讨论”,所以这期节目就是想李涛一下,互联网资本是怎么榨取粉圈商业价值的。(咱不吵架哈!)

互联网资本开始下场文娱产业之后,造星这件事就变成了互联网思维下的又一个产品。在资本方看来,无论是包装共享单车还是爱豆,都用了同一个套路:

1)利用大数据挑选一个产品包装
2)大力砸资本炒热,迅速吸引用户
3)利用用户数和热度拉投资,获取商业价值
4)赚完钱走人,准备投下一个

其实别说,这个商业模式真是在哪个行业都屡试不爽。并且成功在娱乐圈区分开了“演员”和“爱豆”是两个职业。

演员是以演戏为职业,靠演技获得大众认可,片酬为主要收入。被资本包装的爱豆,则是通过粉丝的喜欢和支持,为资本带来商业回报。

不同职业而已,做好都算敬业,没有谁是谁非。

所以给投资爱豆带来商业回报的实现者,往往就是粉丝群体。有句话说,爱豆和粉丝是“利益共同体”,比较恰当。

粉圈就是一个江湖,流量江湖,充斥着利益交换,明争暗斗,鸡飞狗跳,笑里藏刀。

在粉圈江湖里,最令人不齿的就是脂粉(职业粉丝),她们总是潜伏在粉圈里,伪装成无辜的大粉,利用各种“内部消息”,发着洗脑包,带着节奏,编造各种假料,指挥粉丝四处撕逼,最终就是让你乖乖氪金掏钱。

怎么操控粉圈,对于资本来说,应该有一套厚厚的说明书。节目里提到了不少,这里简单说两个专有名词:虐粉和固粉。

最初粉丝是因为喜欢而来,并没有多少深刻感情投入。这时候一定要把她们拉进坑里来躺平,被资本授意脂粉就会带头编造各种爱豆人设:特别辛苦、特别努力、特别不容易、一直被打压、被嫉妒、被黑、每天水深火热……一句话就是“卖惨”。

这些人设让粉丝感到难受,痛苦,激起保护欲,把粉丝和爱豆捆绑成共沉沦的利益共同体,迫切想去保护他,帮助他,“哥哥只有我了”,迫切想为他做点什么。

这就完成了从虐粉到固粉的过程,从而把粉丝变成愿意为爱豆做数据、反黑、撕逼(撕资源),花钱的战斗机器和提款机。

圈内把这种称为PUA粉丝:一开始给你糖,让你甜甜的,特别开心。然后就开始各种精神上虐你,不知不觉你再也不开心了,整天苦大仇深,痛苦不堪,见谁撕谁,而且越来越离不开这个粉圈,感觉离开就是背叛。

被固粉后,氪金就在前面等待你。如果你混过粉圈,一定对这样的话术不陌生:哥哥太惨了,那么多人都在黑他,氪金改命。大家一定要去买哥哥的代言,否则哥哥就糊了。

这话不是忽悠你,是真的。不买他就糊了。

宜家效应
指的是消费者对于自己投入劳动、情感而创造的物品价值产生高估的价值判断偏差现象。美国行为经济学家Dan Ariely研究发现,人们对自己制造或参与制造的物品会抱有更多好感,且在制造的过程中投入的感情越多,物品对制造者的意义就越大。此名称取自瑞典著名家具生产商宜家家居,因其大部份产品均由用戶组裝。

一个爱豆的价值主要就两个部分:业务能力和商业价值。

业务能力还是主要看他的个人实力,比如唱跳,演技。

如果业务能力强,会拿下路人盘,也会获得大影视投资的青睐。片酬可观,水涨船高。

互联网资本还可以通过掌握版权,经济约,影视约等形式,卖出更高的价格给其他公司,完成增值。

而商业价值体现在商业代言的购买能力上。这一步主要靠粉丝实现。所以粉丝能给爱豆真正的“价值”就是买代言,这也是各路脂粉不断培育和引导粉丝的最终目的——实现商业价值。

如果粉丝氪金能力强,就会给爱豆带来更大品牌更高价码的代言。如果氪金能力不强,就要一轮又一轮地加强虐粉、固粉,或者不断从团粉、CP粉里提纯(提纯也是操控粉圈的专有名词),增加粉丝的氪金欲望。

毕竟资本花了大价钱,把爱豆从小透明捧红成顶流,不要收回投资的吗?

这些流量明星就像隐形眼镜片一样,有些是“季抛”(一部剧火了之后就没声了),有的是年抛(一年之后不红了),久一点也就两年。资本会从总结的经验里,继续培育下一个流量产品,会更符合粉丝想象,更愿意为他氪金。

原有的粉丝也会迅速被引流到新的爱豆身上,爬了墙头。当然也有那些凭借业务实力,最终扛住了群嘲和流量反噬的爱豆,那就更是千里挑一了,当然最终摆脱资本的操控才算成功。

这就是互联网思维下打造AI流量明星的套路。

那些一批又一批去参加选秀节目的帅哥美女们,不是没想过自己就是资本用泡沫吹起的流星,但是与一生默默无闻相比,哪怕是闪耀一瞬间,又有什么不好呢?

希望这些爱豆不要被名利场迷惑得失去真实自我,忘记怎么发声。

对于粉丝来说,不要忘记你追星的初衷是给生活带来快乐。

如果你不快乐,就放弃吧,粉圈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