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人物

了不起的张曼玉

我没有去看今年的上海草莓音乐节。听说今年特别有意思,因为张曼玉来了。是的,演电影的那个张曼玉来唱歌了。论拼人气,就算宋冬野唱出来“爱上一匹野马,可那匹野马没有菊花”,也没有张曼玉的拉票能力高。

如果按照中华传统美德尊敬长辈的话,89年的我见到张曼玉应该两手并直,低头15度恭敬地叫一声“张阿姨好”。老实说,我没怎么看过张曼玉拍的电影,因为年代的关系,她这一批香港电影老前辈在我心里的形象,就好像是“中华老字号”十三香。口碑好不好?当然好。年轻人还爱用吗?我不太清楚。影视娱乐本来就是喜新厌旧的东西,观众的眼睛刁,嘴巴毒,这是没有办法的事。

Categories
人物

柳比歇夫时间管理法

我有一个习惯,最近要做什么事,我会随手记在iPhone笔记里,做完一条, 就删掉一条。在我看来,时间管理是一种很重要的技能,其实你不必花钱买买那些花哨的GTD时间管理软件,关键是要有毅力,不拖延。

我很崇拜苏联一位昆虫学家,叫柳比歇夫,他对时间非常敏感,到了变态的地步,他跟朋友聊天,不用看手表,就能知道已经聊了多久。时间是很抽象的东西,他好像能看得见摸得着。后人根据他的经历,专门写过一本书介绍,叫《奇特的一生》。

有几次,我尝试关掉灯,房间里漆黑一片,我闭眼,过一会睁开眼,推测时间过了多久,但效果很差,基本上我就睡着了。

后来我常去南京西路的感智盲人推拿会所。盲人对时间的感觉确实好,但他们是怎么就培养起对时间的感觉了呢?在心里划出一个表盘来?然后默默地数着秒针?

如果说长期的职业习惯,培养了他们的时间意识,能听到时间在流动,我特好奇的是,为什么我们接受十多年的教育,上过几千堂课,岂不是应该对45分钟这个时间单位有很强的概念?但似乎没有这个感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