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对付强行拉我进微信群的人

我常常碰到有人强制拉我进群,不胜其烦。 总结了一下,我对待这类行为的反应变化。 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付有人拉我进陌生群的方式是,我真进群,然后直接@拉我的人,在群里说,大家注意,此人是骗子!然后举报这个群,再退出。  这些人既然不顾虑别人感受...

如何禁止微信朋友圈转码网页

微信App有一个非常恶心的地方,当你分享网页到朋友圈的时候,微信会强制转码网页,导致网页内的链接失效。 针对这个问题,微信官方自有说法,如果你不想网页被强奸,你需要申请公众号认证,绑定你的业务域名,繁琐复杂。 经过测试发现,只要给你的网页开启...

爱情就像坐火车

爱情就像坐火车,你把最美好的东西留给了最前面一起上车的人,却往往跟中途上车的陌生人一起下了车。
我调查了下,听众微店买账号没留邮箱的原因分三种:1 手滑派,天冷手滑直接点提交了 2 激动派,第一次太紧张激动忘记留,初恋女友可以作证! 3 阴险派,故意等着我们主动加你好友,给你发短信问:亲,你邮箱多少,红宝石发货!

微信朋友圈笔记20140803

1 穿超短裙骑电动车的中年妇女,给和谐社会造成了一定的视觉污染。#主动坦诚不一定是好事。

2 我认识的那些真正有手艺的人,被请教问题时都是客气热情,共享知识,反倒是热衷功利是非的人,气量小的可怜。播客圈子再小,也能弄出来是非江湖,很难让中国人知道什么叫团结。
3 Twitter上讨论支付宝alipaybsm.exe后台监控流量的技术细节,如果说大陆互联网公司没有政府使命,那是笑话。http://blog.superliufa.com/2014/07/Alipaybsm-RawSocket.html
4 年轻人玩青春有种月初流量随便用的霸气
5 如果把company和employee的关系看作是斯德哥尔摩症的罪犯和受害者,你会不会明白“依赖感”是如何形成的?
6 有时候把人想的很复杂,现在发现其实很简单,简单到不想再有一起从头来过的可能。
7 一个人在长风公园吹吹风,思考宇宙人生和今晚吃什么的大问题。
8 加班是病,得治。加班的人要反思为什么自己低效率。如果非个人原因那就换家公司,没什么大不了。一个人可以不去上班,但不能不工作。自控力强的人,远程办公效率高。自控力差的人,在哪都一样,在办公室大染缸里更舒服罢了。

全民讨论!快递员应该帮你带垃圾吗?

新闻酸菜馆第132期节目效果不错呢,我今天收到了一些听众的QQ反馈,说听着过瘾。讲一些真性情的话,真得很难吗?大概大家听习惯了不真诚的报道吧。当然,中国人有一个优良品质就是“忍”。把气愤和不满憋在心里,不愿发声。

在节目后半段,我们聊到了“快递员帮你倒垃圾”的事,我觉得挺反感的,理由大致是几点:

1 它让我们更懒惰;
2 在家庭教育氛围中,生活垃圾都让快递员帮你倒,你如何教育小孩子?
3 倒垃圾不是快递员工作职责,我试着换位思考快递员的工作感受,这种行为确实帮供职的公司打造了品牌好感,但总觉得不那么舒服。

马徐骏跟我说了他的经历:

拉起窗帘,打开电脑

我住在柏林市区的Spittelmarkt附近,这里晚上11点才天黑。白昼漫漫,无心睡眠的时候,我习惯脱掉紧身裤子,拿一包餐巾纸放在桌子边,然后悄悄拉上窗帘,打开电脑,尽情享受一个人的音乐时光。欧洲虽然空气好,但是一天在外溜达,眼镜上还是有灰尘,所以必须得用餐巾纸擦一擦,很烦呐。

这里版权保护很好,想听盗版音乐不容易。音乐网站spotify德国网站首页每一张照片,都有强烈的性暗示。我感觉是故意的。可能是设计师开得玩笑吧?或者是有意吸引用户的?

唐朝的文学青年怎么喝酒

夏天来了,气温渐高,心慌神迷。

每天乘地铁,背包里放着Kindle。我最近在读《酉阳杂俎》,里面提到一个物件,叫“碧筒杯”,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古代文艺青年是怎么玩浪漫的。

书中记载:在古代,大明湖的荷花盛开之际,一些官吏、文人,常到湖边避暑,他们把湖中的大莲叶割下来,盛上美酒,然后用簪子将莲叶 的中心部分刺开,使之与空心的荷茎相通。人们从荷茎的末端吸酒喝,那滋味,用《酉阳杂俎》作者段老爷子的话说,就是“酒味杂莲香,香冷胜于水”。这就是被唐宋文士传为美谈的“碧筒饮”。

《酉阳杂俎》谈文人喝酒用的“碧筒杯”

手机贴膜的男人都有处女情结,手机贴膜的女人都没有安全感。

比特币深深吸引着我,国家意志没有能力摧毁它,只能证明它的坚挺。我现在提供两项服务:1 红宝石梯子支持比特币付款;2 我有实名认证的平台账号,可帮助买进比特币,保护那些注重隐私的朋友。
隔壁一间房竟然住进来四个女生,上午十点了还不出门上班,大半夜的穿着小短裤来回走动,我都没法专心背单词了!
为了打击隔壁四姑娘人多势众的气势,我决定打开微信“查找附近的人”和“摇一摇”功能,然后把个人签名改成“免费上门修电脑”。
出门在外,少不了父母的牵挂,外面的世界诱惑多,有时为了生计,为了一个手提包,无知的少女就出卖了肉体灵魂。我决定今晚就修改路由器后台,限制网速,彻底杜绝隔壁四个女孩沦为视频聊天室主播的可能性。大家说限制到几Kb/秒好呢?

如何看待《舌尖上的中国》造假事件

与其说,我们中国人走到哪里都怀着一颗中国心,不如说我们都保持着一个中国胃。《舌尖》一季大获成功,今年推出了《舌尖2》,视觉效果仍然很棒,只是第二季偏重借物抒情,美食少了,煽情的家常牵挂多了。

《舌尖2》导演说,这次邀请了国内一些科学专家小组来做解说顾问,节目里多了些食材烹饪的原理介绍。可是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一位较真的植物学博士在果壳网发文称,《脚步》一集不仅照搬《人类星球》纪录片,挖蜂蜜的视频还涉嫌造假。

这一发现提醒了热情的网友,随后有新的消息,《家常》故事涉嫌严重造假,拉琴的女孩租的是每月过万的房子,剧组给这个女孩太多个人时间,因为她竟然是当集导演自己经纪公司的艺人。也就是说,导演以公谋私了。

拿什么拯救中国女人的身体

我小时候喜欢看杂书,可能这是唯一保持到现在的癖好,比保持贞操还要难。在某次考试中,我向小伙伴展示了不羁世俗的友谊,把试卷给他抄。考完后他感动得哭天喊地,第二天郑重地递给我一本书,书名现在死活无法想起了,大概是《搜神记》一类的书,讲的是魏晋志怪故事。小伙伴的老爸是某乡镇小学图书室管理员,典型的监守自盗借花献掌柜。

书里有个故事,我倒是印象深刻。遥远的西南异域有座山,山里住着一种拇指长度的人种。好事的中原人捉来了一对男女,在家里盖了一座小屋给两人住,天长日久,倒也相安无事。有一天夜里,中原汉人睡不着觉,偷偷在屋顶抠出一个洞偷窥里面,这下糟糕了,两人正在行夫妻之事,羞愧难当,当场自杀了。

house-of-cards-francis

不知道几千年前的古人是什么写作想法,但这个故事让我第一次意识到“羞耻”这个词。哦,男女的事,是一定要偷偷摸摸进行的,不像现在海天聚众Party那么爽。几年后读到王小波的杂文,有一篇讲个人自由,特别提到有一条是在家爱爱不被陌生人破门打扰的权利。现在觉得很可悲,二十多年过去了,破门而入算是态度友好的,不友好的直接把房子都给你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