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拜访VeryCD上海总部

圣诞节拜访VeryCD上海总部

大雪

很大的雪

当然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那一天是圣诞节,天并没有下雪,只是冷得让人骂娘。

公交车上,我蜷缩在靠后的坐椅。后面咳声零落,前面沟沟腿腿,左右窗外行人顶风缓步。瘦人身上肿,肿人身上臃。大家情难自禁,纷纷怀念起每一个美好的夏天,仿佛空气里也能嗅出荷尔蒙的味道。

车子摇摇晃晃地来到了位于天钥桥路的某个角落。

VeryCD的东家,隐志公司就在此处。

整座大楼被几家搞艺术的、被艺术搞的、搞IT的、正在被IT搞的工作室、公司合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