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回twitter用户名(实战篇)

夺回twitter用户名(实战篇)

许多知名的社交服务网站,比如twitter,facebook,新浪微博,以及youtube等,是企业和个人对外宣传的好帮手。但有时你会遇到理想的用户名已被抢注的情况,很让人头疼。不同的服务商在解决此类争端的态度不同,拿twitter来说,它有一整套的用户名争端解决机制,一般只要用户提出合理的申请,twitter客服会做出非常及时高效的回复。换作是其他的网站,待遇或许就大不相同了,你要靠运气办事。

情人节:一个无良牧师的悼念日

情人节:一个无良牧师的悼念日

valentine-card ring

一个无良牧师,为了帮助青年男子逃避古罗马的兵役而私自办婚姻公证,然后被架上了烤肉架,放了孜然烤了—为了一束花,一块巧克力,那么迷信数字的T朝人一边扎堆过“节”的时候难道不知道今天

乞

我的车开在路上经常叮铃桄榔的响,朋友常问,是不是排气管松了?我说,不是,是钱在晃。我一般都在车里放很多一元硬币,在红绿灯口或者目的地停车的时候准备给那些乞讨者的。我对乞丐有着很复杂的感情,一方面,我知道他们很多都是假的,因为我出门一般比较晚,路上冷清,我看到过不止一次乞丐被人用车接走,另外一方面,不管真的假的,有些人

700斤巨胖夏威夷男的温柔独白

700斤巨胖夏威夷男的温柔独白

有一种男人,叫IZ。 他是美国夏威夷岛的原住地居民,他重达700斤,为什么他的眼神那么深邃,他爱脚下那片土地,爱得深沉。 Israel Kamakawiwoʻole,生于1959年5月,迷人的六十年代的前夜,卒于1997年6月。他最重时达到757磅,活像是一座肉山。世人说,心宽...

“什么叫他妈的惊喜”

“什么叫他妈的惊喜”

有人问,假如张三认识韩妹妹,并且张三有韩妹妹的手机号,那么他为什么要给“所有人问所有人”栏目投稿呢?干脆直接问韩妹妹“你到底爱不爱我”不是效果更好。对此我只能表示,估计这位朋友没怎么看过让子弹飞。或者说,没用心看。 张麻子问汤师爷,“什么叫他...

“找不到入口”

“找不到入口”

马诺够猛。这妞公开表示自己和男友的第一次找不到入口,几乎要睡过去。所谓“胸大无脑”从此就有了衡量的标准。

Manuo jiangsu tv

有热心的网友反映,我们的新民智网站找不到入口,让他很郁闷。确实,我非常理解他的感受。人,尤其是男人,

电驴VeryCD首页标题名言怎么搞?

电驴VeryCD首页标题名言怎么搞?

上海读者 Kevin 问 VeryCD网站负责人 问:你们网站的首页标题有名言谚语,每次刷新还是不一样的,我也想搞一搞,用什么技术实现的?会影响SEO吗? VeryCD软件部:Hi,我是软件部门的,对SEO技巧也不太了解哇。我试着看了下,发现SEO看重的3个区域取值都是...

蒲松龄与广州亚运会小姐

蒲松龄与广州亚运会小姐

像对待世博会的态度一样,我没有去看广州亚运会。但是,一条来自微博的消息勾起了我的兴趣,因为那条微博让广州亚运会礼仪小姐和早已作古的蒲松龄搭上了关系。那位网友说,小时候读《聊斋志异》,有一个书生和美女云雨的故事,蒲老先生曾写出“探手入裤,私处坟然”的精彩章句。当时他不太懂“私处坟然”作何解,直到忽然欣赏到亚运会礼仪小姐的透明装,才恍然大悟,于是不得不感怀蒲松龄的重口味。

其实,

蛋疼的上海话

蛋疼的上海话

上海话真难学。 我在上海生活好几年,每天耳朵听着眼睛瞧着,身边的朋友们伊伊呀呀讲的很High,我愣是熏不出上海味。 如此的感觉非常痛苦。这就好比一群人在热烈地讲黄段子,你却不知道笑点在哪里。我们喜欢说一个人很纯真,其实是“悟性差”的委婉说法。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