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398 电动派VS手工派,都是欲望的延伸

2012年,《007:大破天幕杀机》上映。女星Adele为它献唱了经典的主题曲《Skyfall》。

电影有一幕场景是这样的,邦德先生被同僚质疑已经跟不上时代,英雄老矣。他洗完澡,拿出了一把土得掉渣的手动剃须刀。性感邦女郎进入镜头,说了句“sometimes the old ways are the best”(有时候老办法最有效)。

James Bond使用的剃须刀款式叫cut throat razor,也叫straight razor,历史悠久,估计你在电影《理发师陶德》里也见到过。

007系列电影带货的效果是惊人的。“大破天幕杀机”上映后,英国两家本土手动剃须刀品牌,一家定位高端市场,销量上涨了一倍。另一家品牌卖9.99英镑的大众型号,销量上涨了十倍。

本周公开节目话题的缘起,是我在社交圈看到,带有摄像头的可视挖耳勺、可视化钓鱼杆早就问世了,于是回想一下居家生活里的各种用具,你能想象到的用途,都已经电子化了。

主播丁丁列举了很多她用过的产品:

冲牙器、洗碗机、电磁颈部按摩仪、手部按摩仪、瘦脸按摩仪、水蒸气美容仪、电子磨脚皮器、电子手写板、电子便签机、电子声控小夜灯、扫地机器人、电子筷子消毒机……

甚至还有电子镜子。

这个倒是很有用,让镜子内置AI语音助手,再连上WiFi,每天问一遍:镜子镜子,谁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

王掌柜走向了另一端:生活中的电子化产品,很多从种草到放弃。比如节目里列举了为什么不喜欢电动牙刷,改用牙线,从此欲罢不能。不喜欢电动剃须刀。

甚至,由于对豆浆机非常不满意,正准备在淘宝花一两百块钱,买一个五十公斤重的石磨,手工磨黄豆做豆浆喝。

痴迷手工和机械的另一种表现,就是完全反对电子化,认为手工就是更好的效果,更好的味道,更好的价值。

节目里举例是徕卡相机。Leica爱好者认为,纯机械的徕卡相机才是经典的,值得收藏的型号。机械恒久远,机械永不坏。电子产品放久了都是电子垃圾,意味着不可避免的贬值。

家庭日常用品电子化的趋势是否必然?我们在节目里有丰富的讨论。

工业社会讲究的是低成本,低价,效率至上。那么,你觉得手工情怀过时了吗?

加入酸菜馆会员,收听私密节目。
会员节目第231期:N号房里的罪恶 现已上架。

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391 成年人眼里的几条寓言故事

皇帝的新装

有一天,他的京城来了两个骗子,自称是织工,说能织出人间最美丽的布。这种布不仅色彩和图案都分外美丽,而且缝出来的衣服还有一种奇怪的特性:任何不称职的或者愚蠢得不可救药的人,都看不见这衣服。谁也不愿意让人知道自己什么东西也看不见,因为这样就会显出自己不称职,或是太愚蠢。皇帝所有的衣服从来没有获得过这样的称赞。“可是他什么衣服也没有穿呀!”一个小孩子最后叫了出声来。“上帝哟,你听这个天真的声音!”爸爸说。于是大家把这孩子讲的话私自低声地传播开来。“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有一个小孩子说他并没有穿什么衣服呀!”“他实在是没有穿什么衣服呀!”最后所有的老百姓都说。 

最大的麦穗 传说 古希腊哲学 大师 苏格拉底 的3个弟子曾求教老师,怎样才能找到理想的伴侣。于是苏格拉底带领弟子们来到一片麦田,让他们每人在麦田中选摘一支 最大的麦穗 ——不能走回头路,且只能摘一支。第一个弟子刚刚走了几步便迫不及待地摘了一支自认为是最大的麦穗,结果发现后面的大麦穗多的是;第二位一直左顾右盼,东瞧西望,直到终点才发现,前面最大的麦穗已经错过了;第三位把麦田分为三份,走第一个1/3时,只看不摘,分出大、中、小三类麦穗,在第二个1/3里验证是否正确,在第三个1/3里选择了麦穗中最大最美丽的一支。

精卫填海 白鲸 精卫是中国上古时代传说中的一只神鸟,原炎帝之小女──女娃,一日在东海溺水死,死后化身为鸟,“白喙赤足,首有花纹”,名叫精卫,常常到西山衔木石以填东海。这个故事就是精卫填海,最早载于《山海经·北山经》

9世纪美国小说家 赫尔曼·梅尔维尔 (Herman Melville 1819—1891)于1851年发表的一篇海洋题材的长篇小说,小说描写了亚哈船长为了追逐并杀死白鲸(实为白色抹香鲸)莫比·迪克,最终与白鲸同归于尽的故事。

庖丁解牛 莊子南華經》中的一則寓言庖丁(一個名叫「丁」的厨师[1])為魏文惠王殺牛,並藉機講述道家養生的道理。甩胳膊 苏格拉底 柏拉图 弈秋,通国之善弈者也。使弈秋诲二人弈,其一人专心致志,惟弈秋之为听;一人虽听之,一心以为有鸿鹄将至,思援弓缴而射之。虽与之俱学,弗若之矣。为是其智弗若与?曰:非然也。

海鸥 牧童 但求心安 海上之人有好鸥鸟者,每旦之海上,从鸥鸟游,鸥鸟之至者百住而不止。其父曰:“吾闻鸥鸟皆从汝游,汝取来,吾玩之。”明日之海上,鸥鸟舞而不上也。——《列子-黄帝篇》至言去言,至为无为

小马过河

小马驮起口袋,飞快地往磨坊跑去。跑着跑着,一条小河挡住了去路,河水哗哗地流着。小马为难了,心想:我能不能过去呢?如果妈妈在身边,问问她该怎么办,那多好啊!可是离家很远了。小马向四周望望,看见一头老牛在河边吃草,小马“嗒嗒嗒”跑过去,问道:“牛伯伯,请您告诉我,这条河,我能趟过去吗?”老牛说:“水很浅,刚没小腿,能趟过去。”

小马听了老牛的话,立刻跑到河边,准备过去。突然,从树上跳下一只松鼠,拦住他大叫:“小马!别过河,别过河,你会淹死的!”小马吃惊地问:“水很深吗?”松鼠认真地说:“深的很哩!昨天,我的一个伙伴就是掉在这条河里淹死的!”小马连忙收住脚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叹了口气说:“唉!还是回家问问妈妈吧!”

小马甩甩尾巴,跑回家去。妈妈问他:“怎么回来啦?”小马难为情地说:“一条河挡住了去路,我……我过不去。”妈妈说:“那条河不是很浅吗?”小马说:“是呀!牛伯伯也这么说。可是松鼠说河水很深,还淹死过他的伙伴呢!”妈妈说:“那么河水到底是深还是浅呢?你仔细想过他们的话吗?”小马低下了头,说:“没……没想过。”妈妈亲切地对小马说:“孩子,光听别人说,自己不动脑筋,不去试试,是不行的,河水是深是浅,你去试一试,就知道了。”

塞翁失马

有位擅长推测吉凶掌握术数的人居住在靠近边塞的地方。一次,他的马无缘无故跑到了胡人的住地。人们都为此来宽慰他。那老人却说:“这怎么就不是一种福气呢?”过了几个月,那匹失马带着胡人的许多匹良驹回来了。人们都前来祝贺他。那老人又说:“这怎么就不是一种灾祸呢?”算卦人的家中有很多好马,他的儿子爱好骑马,结果从马上掉下来摔断了腿。人们都前来慰问他。那老人说:“这怎么就不是一件好事呢?”过了一年,胡人大举入侵边塞,健壮男子都被征兵去作战。边塞附近的人,死亡众多。惟有塞翁的儿子因为腿瘸的缘故免于征战,父子俩一同保全了性命。

海的女儿

国王、王后为王子选中了新娘,她是邻国的公主。王子乘船去接她,发现公主正是救他的姑娘。王子就要与心爱的姑娘结婚了,小人鱼不顾剧烈的疼痛,为他们跳起舞来,这将是她与王子在一起的最后一天了。夜降临了,可怜的小人鱼独自站在船舷,想起了海里的亲人和家乡。忽然,姐姐们出现了,原来,她们为了救妹妹,去求海巫婆,海巫婆要去了她们的头发,给了她们一把尖刀,让小人鱼刺中王子的胸口中,这是最后的机会了。她看见王子在睡梦中还叫着新娘的名字,他心中只有她的存在。小人鱼又吻了王子的额头一下,用颤抖的手把刀子扔到海里,自己也跳到大海里去了。天亮了,人们找不到小人鱼,船边的海浪上跳动着一片白色的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