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品牌

如果疫情还不结束,郭德纲要哭了

手头不忙的时候,就喜欢胡思乱想,为别人瞎操心。

比如,今天我就在想,如果疫情再拖几个月,德云社的线下演出怎么搞,郭德纲是不是要哭了。

虽然网速快了,手机更智能了,社会中很多行业服务,是线下完成的,比如逛街买衣服,理发,餐饮,还有我最喜欢的盲人推拿。再比如演唱会现场一起嗨的体验,看话剧,电影院观影,放到线上就大打折扣。

还有就是到一个固定场所上班。

本周,我看到至少三个创业团队的老板在社交媒体抱怨,延长假期爽了员工,他们却还要承受办公室租金、员工薪水等固定开支,一副地主家没余粮的模样。

那么,新冠病毒能让更多人接受远程工作吗?

说到远程工作,我想给各位介绍两家牛光闪闪的公司。

一家是位于芝加哥的37Signals,客户遍布全球,明星产品Basecamp让公司大赚特赚。据说公司名字源于创始人有一天读到科普故事,说天文学家至今有37个天文信号尚无法破解,最有可能来自外星文明,于是把37Signals当作了公司名字。

虽然营利丰厚,公司只有51位员工,并且大部分是远程工作,平时见不着面!创始人自豪地写了本畅销书《remote work》,推广远程办公的理念。

另一家公司叫Automattic,明星产品是WordPress,用户量上亿,也是采用全球化远程办公的模式,公司去年估值30亿美元,员工只有900多人。

远程工作的好处多:公司不用租赁办公场所,公司运营开支降低;员工不用上下班通勤,节省多少时间啊!休产假的员工放心在家照顾孩娃。最重要的是,员工的时间终于自己做主了,把活做好就行!

事实上,很多欧美企业早就实施远程办公了,微软、雅虎有不少工程师,根本不用去公司报到,在家干活喜滋滋。

但是,远程工作的弊端也不少。比如,员工没有面对面的沟通,业务咋搞啊?老板不信任员工,怀疑他们拿钱干私活,或者较难计算实际工作时间。有的员工也拒绝远程工作,因为这让他们少了社会交际,变得孤立,进而影响再就业;再者,远程工作考验一个人的自控力。自控力弱的人,很难脱离团队,干扰因素太多。

我认为,远程工作在国内很难大范围流行。原因:

1 中国老板和员工互相猜忌互不信任,你懂的。

2 中国老板996式压榨你,都不满足,他们能忍受你不在眼皮底下卖力?

3 远程工作必然带来新的考核模式。谁真正是干活出成果的人,一目了然。那些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借口,浑水摸鱼的员工,压力巨大。

4 公司不租办公场地了,中国的商业地产咋搞?地产大佬哭晕在厕所。

5 不是所有职位都适合远程进行。

其实说到远程工作,我们有一定发言权。因为两位主播可以一年不见面,节目照样更新。事实上,我们已经很多年没有面对面录节目了。我背着麦克风和电脑,在珠峰大本营,在苏格兰高地,在峨眉山上,在摩洛哥,在公鸡打鸣的乡野小镇,都远程录节目和写公众号。

没WiFi的地方,就开手机热点处理工作,一点没耽误。

你非要抬杠说,有的地方没手机信号咋办!

抱歉,都2020年了,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我不去,我怕危险。

你的工作适合远程吗?

你喜欢通勤上班,还是在家办公?

Categories
新闻酸菜馆

389 请你别做谣言的帮凶

苹果公司教主乔布斯还在的时候,我看过一张恶搞的照片。

很多年前,人们还沉浸在键盘型手机的行为习惯中,对一块大玻璃就是屏幕的iPhone很惊奇。人们的行为习惯,在随着科技进化。所以那张恶搞的照片描绘的是,人类将进化出细小的爪子,这样在狭小的iPhone屏幕上敲字会更方便。

我对那张照片印象深刻,是因为我非常难过的发现,像《未来简史》这类大众畅销书叫嚷着所谓的人替代神的时代,人无所不能,是充满理想主义味道的。

人类科技生产力的大跃进,不过是近代两百年的事,但是人做为一种生物体,肉体的进化速度远跟不上科技进化的速度。

所谓“与天斗其乐无穷”,展现的是人的意志力与豪情。现实是,人在自然面前,还是那么脆弱。一个陌生的病毒传播,一次台风,一场地震,都让我们狼狈不堪。

更遗憾的是,人这种生物,亿万年进化出来的心理规律还是那一套。人性,没有因为科技而进化。

就像Hotal California(加州招待所)歌词一样:we are programmed to receive。造物主是一位programer,我们是被编码过的产品,我们接受各种讯息,做出可被预期的心理反应。所以歌词写道:you can check out anytime you like, but you can never leave。你只要是人类的一员,你就永远逃不掉。

比如说公众对谣言的心理接受规律。

这几周来,我在微信朋友圈和Twitter看了太多侮辱智商的,涉及武汉肺炎病毒的谣言。这些谣言非常拙劣,但就是有很多人相信,很多人转发。

谣言一张嘴,辟谣跑断腿。

两位主播是普通人,不是医学专业人士,那么我们就尽自己媒体人的专长,收集一些典型的谣言,以及谣言的典型造谣手法,希望能帮助一些读者,形成自己的鉴别意识。

首先你要学会辨别谣言,其次你才能避免做谣言的帮凶。

典型谣言
钟南山院士被感染
美国投毒阴谋
中国从加拿大偷毒不慎外泄
美国流感死了百万人,比咱们的肺炎病毒严重
武汉很多病人死了没人理会
抽烟、熏醋、喝酒以及其他奇葩的治疗方法
各地封城相关的谣言
虚假的捐款、捐物资渠道的谣言

必须正视一个事实,我们正处在非常“撕裂”的世界:CCTV和春晚那个世界,微信朋友圈的世界。

由于国内民众与政府的长期信任危机,显然,公众更愿意相信后者。这也是谣言能够生存的必然性。

谣言手段
传播介质:微信聊天截图、微信群聊天截图、微信小视频
特点:没有消息来源或网址可供核实验证;假冒专家口吻(钟南山躺枪,人家根本没说过那些话,拜托你们别再转了);假冒视频素材(移花接木,伪造武汉相关视频,甚至视频声音都被处理过);伪造照片(有明显PS痕迹、篡改文字、照片模糊)

因为图片和小视频容易躲过微信的关键词审查过滤,也利于造谣者隐藏他们的真实身份。

权威信息源
政府机构网站
政府直通车、官方机构公众号
专业医学期刊,例如《柳叶刀》
专业医疗机构,比如CDC
有良好口碑的媒体,比如丁香园
有能力的读者可参考权威外媒报道,与国内报道相互印证

求大家别再转发那些手段低劣的微信聊天截图了!

我们不愿意看到任何人成为谣言的“超级传播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