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诞节拜访VeryCD上海总部

大雪

很大的雪

当然都是以后的事情了。

那一天是圣诞节,天并没有下雪,只是冷得让人骂娘。

公交车上,我蜷缩在靠后的坐椅。后面咳声零落,前面沟沟腿腿,左右窗外行人顶风缓步。瘦人身上肿,肿人身上臃。大家情难自禁,纷纷怀念起每一个美好的夏天,仿佛空气里也能嗅出荷尔蒙的味道。

车子摇摇晃晃地来到了位于天钥桥路的某个角落。

VeryCD的东家,隐志公司就在此处。

整座大楼被几家搞艺术的、被艺术搞的、搞IT的、正在被IT搞的工作室、公司合租着。

一楼正在施工。

顺着大厅当中的电梯直上,于是来到VeryCD的办公室。

威武的前台。

 

整齐宽敞的办公室布局。心里感觉到一丝甜、温馨、脚踏实地、大隐隐于市、煽情。

主题板写着前一天的工作安排。

背椅上,可爱的小驴在休息。

“mule”的本意是“骡”,“骡”是小学课文“彭德怀和他的大黑骡子”的那个“骡”。不知何故,“emule”就被翻译成了“电驴”。

电驴的出现让ed2k、P2P等网络内容传输形式受到大家的讨论和争议。在暴走的青春期,无数热血好青年往往是因为下载日本室内爱情片的需要认识了电驴。在VeryCD发展的最初时期,日本动作爱情片无疑帮助它推动了自身的宣传。于是接下来的emule软件就有了“关键词”机制,于是坊间就有了一些对策。比如在emule那极深的安装目录下找到某个文本(wordlist.txt),删除、或者修改。

于是听到有人骂VeryCD的电驴不是真正的电驴,是披着驴皮的狼。

我想到了资本积累期的“原罪”,中国式企业成长史上的“原罪”。

但是,VeryCD的资源讨论贴是异常火爆与真诚的。可以说,发帖回帖的质量应算与cnBeta齐名。当然也有“五毛党”之流(听说他们的工资涨到了七毛)。

一个社会的草根舆论最初发表在公共厕所里,然后就有了所谓的“厕所政治”,或者说,“厕所文化”。老百姓需要一个宣泄场所。等到外部条件成熟,草根阶层的宣泄地转向了更舒适、更匿名的地方。

这股舆论的爆发力不容小觑。在一个自由舆论市场受到人为干预的环境下,“公共场所”是真正的民意所在。

P.S 今天看到了UbuntuTweak作者TX的一篇文章,敢情他也曾来过VeryCD,更多精彩图片猛击这里

喵~本文目前有2条留言,欢迎发表评论!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