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春记

今天下午,中国东方航空公司派专机把我送到了四川成都。

MU5411航班旅客排得比较满,我选了一个靠机窗的位置。嗯?你不说是专机吗?哦,MU5411是一架专门由上海飞往成都的班机,所以我说坐的是专机。当然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当灰机飞到对流层的时候,出现了剧烈地的摇摆。当时我们正在吃机餐,大家有点惊恐。我侧身瞧了瞧窗外,云海波谲,苍穹浩渺,天地真大,人真小,随时都有可能掉下去摔成全国新闻头条。我于是趁空赶紧把剩下的东西吃个精光,剥夺了航空条线的记者一文成名的机会。

晚上九点半到达成都双流机场。双流应该是有典故的,不知道是不是“风流”和“人流”的缩写,谁让四川妹子的柔情天下闻名呢。机场303巴士欢快地把我们全车人带到了终点站。巴士的欢快是有原因的,我们下车后被一群精壮的四川汉子包围:“住宿吗?走咧!”,大家笑了笑不说话,因为联想集团安排的锦江宾馆就在马路对面,走两步就到。不过我的打扮还是让热情好客的四川兄弟误会了我的人品,有个师傅大方地递我一卡片,上面写着寂寞川妹子的联系方式。奇怪了,人家怎么看出来我很寂寞呢?入住宾馆后,我把这事报告给了领导,领导表示,“笨!留着当纪念啊!”,我就脸红了,觉得自己一点流氓意识都没有。

我放置好行李后就用宾馆的固话和领导聊版面的事情。细心的领导又叮嘱我:小心宾馆里打长途收费啊!我寻思一个五星级宾馆不至于如此抠门吧?告诉领导“没事,不要紧的”。欢快地聊了大半会后,一拨前台川妹子的总机寻问,对方说,“要啊!” 我问,“要什么?”川妹说,“要收长途话费啊!” 我说,“哦,不要紧”。

肚子饿了,机餐份量实在小的可怜,都不够塞十二指肠的。幸好客房桌子上有两只鲜艳的苹果。我盯着那两只苹果很久,因为我不太清楚苹果是不是也要收费。后来想想算了,吃吧。在联想(Lenovo)的邀请下把苹果(Apple)吃了,算是给柳传志先生送去一份个人的祝福吧。

还是饿。

我发现人一旦在夏天长膘之后,胃口就会变得越来越大。你刚学会骑自行车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想骑一下自行车。你刚结婚的前几个月,每天都想捣捣蒜。同理可以证明,我的胃口不是故意变大的。人们都说不到春熙路逛一逛,不算真正到了成都。一句“不到长城非好汉”让北京市旅游局赚得脑满肠肥,一句“十里南京路,一个新世界”让上海挤满了染有各种颜色头发的乡村90后俊男靓女,道理是一样的,其实这是地方官为了促进当地旅游产业搞出来的小把戏。去年我到苏州市中心的观前街觅食,一路逛下来,发现整条街几乎全是外地人在做小吃生意,很有感慨。

春熙路不好找。

寻春的路途是艰辛的,我在一没有地图,二没有查线路,三没有带手机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就出门了。沿街走了几道巷,拐过几个弯,问了几个人,然后竟然稀里糊涂地找到了春熙路。由于先前有心理预期,所以当我看到春熙路赤裸的全身时,我的心并没有颤抖:我擦!这就是春熙路啊?!我只是选择默默地把双手插进裤兜,在凌晨孤独下路灯下踽踽独行,听一听这条路混浊厚重的气息,看一看路中央名品小屋在月光下丰满的倒影,嗅一嗅黄铜灯柱里暗藏的尘年遗梦。

春熙路

溜达半小时后,我沿着一条陌生的路径直向前走。我心里有一种感觉,走到路的尽头,一定能看到宾馆的。沿途看见GUCCI专卖店,看见一排排富丽堂煌的奢侈品大厦,看见一个流浪汉认真地对着空饮料瓶撒尿,然后把瓶盖旋紧,揣在怀里,冲着奢侈品店门口的醉酒伙伴嘿嘿地笑。

成都锦江宾馆

萨特存在主义

我的感觉没错,路的尽头真的是锦江宾馆。这家宾馆设计得挺有梦幻感觉:窄长的走廊两边嵌着灯,人从中间走过,灯感应而亮起,让你充满了幸福的存在感。

我们不就是为了一种存在感而活的吗?

成都,今夜请将我遗忘。

喵~本文目前有9条留言,欢迎发表评论!

  1. 5#
    :

    总有出差,不错不错,不像我上海都没兜完儿。记者就是这般让人成为见多识广的家伙的

    [回复]
  2. 4#
    :

    真好,文章真有意思 😳

    [回复]
  3. 赶上地板鸟
    :

    ➡ 妹子都不要,没点流氓意识怎么混丫 😆

    [回复]
  4. 板凳也不错
    :

    ➡ 好邪恶的标题

    [回复]
  5. 传说中的沙发
    :

    手机都没带,你不会告诉我那几张图 是用单反拍的吧?! ➡

    [回复]
    • 对哦,黑莓断网,我没法用谷歌地图。

      [回复]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