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6 小镇做题家不该被嘲笑

公众号:酸菜馆播客

此刻,我脑海里一直漂的任贤齐的歌词。

一波还未平息

一波又来侵袭

每周都有新闻事件爆出来,我们像皇帝一样,批不完的奏折。

上周聊到了明星入职国话院的事,当事人发声明了,主动放弃入职机会。

7月17日,四字艺人在社交平台发文宣布放弃入职国家话剧院,声明中写道:

整个应聘过程,我完全遵照国家话剧院招聘通知和考试要求,分别于4月14号、4月25号、5月2号进行了三次考试。其中第三次考试原定线下进行,由于当时北京疫情形势严峻,我如实报告因疫情防控原因无法参加线下考试,经国家话剧院同意确认,于5月2号下午3点31分,参加了由国家话剧院统一组织的线上考试。

过程中,我从未与国家话剧院的老师协商或讨论任何涉及“萝卜坑”的事,也从未使用任何所谓“走捷径”的方式来获取名额。

现在工作不好找,能混口饭吃就不错了。体制内的岗位,更是年轻人内卷的终点。明星赚钱多,人脉广,可调动的社会资源多,自然会给公众神通广大的印象。明星进体制,是否流程合规,公众是有兴趣和怀疑的动机的。

明星进体制的动机是什么呢?

我以小人之心揣测一下,无非两个关键词:护身符+通行证。

明星也缺乏安全感,谁不需要护身符呢?

通行证也好理解,你多了一个特定的身份,你的事业就多了一张通行证。

当然啊,上面只是我小人之心的恶意揣测。我愿意相信,很多艺人,绝不是赚快钱一身铜臭只知道割韭菜的那种人。他们有艺术情怀,所以去了学院派机构,为国家为人民服务。

我也非常愿意相信,四字明星是合规凭本事考上职位的。

可是,在压力怨气无处宣泄的当下,很容易被公众抓住苗头,拿着放大镜仔细检查一番。

不过,中国新闻周刊的一个评论文章,却刺痛了小镇做题家的心灵。

中国新闻周刊文章说,“考编的普通人大有人在,这些#小镇做题家#每天上培训班,做真题卷,也仍然考不中那个能为他们带来安全感的编制内职务。所以当看见能从市场上赚大钱的明星,还要分走几个编制内身份时,总觉得抢了自己的坑。”

这就很有趣了。你可以自嘲自己是屌丝,是小镇做题家,没什么家庭背景,很多是农村苦日子过来的,奋斗几十年,才能在大城市和心仪的人一起喝咖啡,但是如果别人这么称呼你,就有侮辱性质了。

就好像你和朋友喝酒聊天,你可以调侃自己的母校有多垃圾,但是如果别人这么说你的母校,你就要翻脸骂人了。

自嘲源于对现实生活的无奈,是一种自我解压,消解认知冲突。

标签有两种,一种是主动拿的,一种是被别人贴的。被别人贴的标签,往往不是什么好东西。

谁愿意被别人贴标签呢?

限于篇幅,这期精彩的节目,我们聊了非常多的话题,它值得陪伴你一个小时。

相信身处负面的新闻当事人会很快修复心情的,有任贤齐的歌词为证:

一波还来不及

一波早就过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 Posts

Begin typing your search term above and press enter to search. Press ESC to cance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