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期 闲聊中国人的酒桌文化

在愉悦的时候,当然,更多的是忧愁的时候,酒是必须要有的消费品。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嘛!

我们吐槽了中国人特有的酒桌文化,释放一下在职场中碰到的酒局潜规则。

丁丁分享了一个老外总结的中国酒桌经验,老外的视角看待我们熟悉的酒桌社交,别有一番趣味。

我谈了酒在不同地域文明的文化起源共性特征,无论是古代中国,还是古希腊神话故事,酒神从未缺位。我还闲聊到了《金瓶梅》里西门庆爱喝的金华酒,并且推荐了一部反映1920年代美国禁酒令时期黑帮故事的美剧《大西洋帝国》。

不由得想起金庸老先生在《笑傲江湖》总结的喝酒器具,老爷子讲究哇,武侠英雄喝啥酒,用啥酒杯,非常潇洒了。

摘录片断如下:

祖千秋对令狐冲道:“你对酒具如此马虎,于饮酒之道,显是未明其中三味。饮酒须得讲究酒具,喝甚么酒,便用甚么酒杯。"

喝汾酒当用玉杯,唐人有诗云:‘玉碗盛来琥珀光。’可见玉碗玉杯,能增酒色。

关外白酒,酒味是极好的,只可惜少了一股芳冽之气,最好是用犀角杯盛之而饮,那就醇美无比,须知玉杯增酒之色,犀角杯增酒之香,古人诚不我欺。

至于饮葡萄酒嘛,当然要用夜光杯了。古人诗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要知葡萄美酒作艳红之色,我辈须眉男儿饮之,未免豪气不足。葡萄美酒盛入夜光杯之后,酒色便与鲜血一般无异,饮酒有如饮血。岳武穆词云:‘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岂不壮哉!

这高粱美酒,乃是最古之酒。饮这高粱酒,须用青铜酒爵,始有古意。

陶渊明嗜酒,精细胞估计损伤不轻,养了五个傻儿子。李白醉酒乘船捞水中月,不幸溺亡。这些故事其实都是一些文化雅士的美好想象罢了。

我总结了一下,小孩子们受到现代消费主义洗脑,认清了三种可靠的能够假装成为大人的方式,无非是:酒、烟、性。因为这三样东西是成年世界的特权,已经成了社会认同的符号。

丁丁目前在拉萨旅行,有高反,身体欠佳。祝她旅行顺利。

喵~本文目前有,欢迎发表评论!

  1. 传说中的沙发
    :

    极客电台的节目在哪里看呢

    [回复]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