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知识笔记

别人的爱情故事

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讲他如何做年轻人的思想工作。他有个叛逆的外甥,不幸培养了对艺术创作的爱好。比方说爱听崔健的《一无所有》,迷恋摇滚音乐。

王小波劝他的外甥,艺术作品这东西,那些悲惨的故事啊,是建立在痛苦之上的,不过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你可别真以为创作者本人怎么着了。

人有爱听故事的天性。但听故事的,跟说故事的,有着默契的关系。说故事的人,说的是当事人修改后的版本,听故事的人,也要默契地不要戳穿对方,大家都是好面子的人。 

Categories
文化观察

怎样鉴别书呆子

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小时候看老版《聊斋》,对一幕故事印象很深。清朝有个书呆子,读圣贤书读得脑瓜傻掉了。爹娘辛苦给他觅了位俏媳妇,这家伙却不知道怎么用。成亲大半年了,爹娘很愁抱不上孙子了。事实上媳妇的压力更大,可叹古往今来的红颜女子多有类似的烦恼,比如王小波笔下的红拂姐姐,兰陵笑笑生梦中的潘金莲女士。

秀才

咱们言归正题,话说月上柳梢头的某个黑夜,小媳妇推了推正在读五经的丈夫,塞给他一本册子。书生问言何物?娘子答:古往今来的道理,皆在此簿了。书生大喜,连夜看完,或者说,越看越兴奋,当晚就宽衣解带,把正事给办了。原来娘子塞给他的是春宫画册,用咱们今天的话说就是”青少年性教育科普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