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钟与蝴蝶

1,921
潜水钟与蝴蝶
  • 0.00 / 5 5
0.00分(0票)

1995年,尚·多明尼·鲍比突然中风,并昏迷了20多天,医学上称这种病症为:闭锁综合征。他不能活动身体,不能说话,不能自主呼吸。在他几乎完全丧失运动机能的躯体上,只有左眼皮可以活动,这是他清醒的意识与这个世界唯一的联系工具。

护士拿出字母表让他指认字母,病人眨眼一次代表“是”,眨眼两次代表“否”。他用这只眼睛来选择字母牌上的字母,形成单词,句子,甚至一整页的文字。他在医院中回想过去自己的生活,又感慨自己现时的身体状况,于是命人根据他左眼眼皮的指引,写成一本关于自己的回忆录小说。

“我的肉体沉重如潜水钟,但内心渴望像蝴蝶般自由飞翔,本来想死的我,只能靠想象与回忆活下去”。

这就是《潜水钟与蝴蝶》的由来。

昨晚十点,我和丁丁,嘉宾Happy哥录完本周节目,邀约录音棚的老板楠哥和他的家属聚餐,在重庆烤鱼氤氲缭绕的雾气中,楠哥翘起他那胡子拉渣的上嘴唇,跟我们讲述他读过的最压抑的一本书:《潜水钟与蝴蝶》

我在豆瓣检索了一些网友的读后感,发现读过这本书的人很多经历过生死的考验,他们有些是在医院的重症病房里读的《潜水钟与蝴蝶》。

一位叫苏凌然的豆瓣网友说,“你知道他们是如何想活下去吗。你知道他们是如何剧烈地哭泣,只为了这丑陋而美丽的世界吗?你知道你该珍惜吗?”

也许如果不是身患重病,即将面临与亲友生死离别的情形,他们可能一辈子都不会碰到这个人的自传式独白,追忆各自的似水年华。

我们的生活里缺少“中场休息时间”。

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能够在二十来岁的年纪就参与制作新闻酸菜馆,用声音的方式记录一些生活中的思考、感悟,并且很荣幸有十几万人共同分享这份甜蜜的喜悦。

本周的嘉宾Happy哥是上海一家知名医院的外科医生,平均每天要为近二十位病人开刀治疗。他周五从医院打车匆匆赶来,让我们非常感动。Happy哥开玩笑说,中国的医护人员没有罢工的必要,因为他们只要按时上下班,社会运转就要有问题了。

你将听到一线医护工作者如何面对各种非议与指责,如何在高压下应对各类突发事件,听众们几乎所有尖锐强硬的问题,我们都在节目里提出来了。

正因为迷恋这个丑陋而美丽的世界,我们愿倾力呈现最有价值的内容,为自己喝彩,也为你喝彩。

暂时木有评论啊,等您坐沙发呢!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