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立深渊,渊面黑暗 一团团寒气爬进破旧的裤管 它们张大着嘴巴 贪婪地啃食这陌生的肉体 我是躁动的潮水 仰望高高在上的你 欢叫着 你的阴晴圆缺 我的喜乐悲欢

半蹲族

竟然被澎湃新闻翻译的事刷屏,真是可笑。断章取义地翻译《the economist》又怎样?完整翻译又怎样?有什么区别?我真好奇为什么人们还是容易抱有幻想。如果你骗人一次,那你有多大的概率骗第二次?我忽然明白为什么电话诈骗受害者的心理了,活该被骗。

努力做一个对别人有利用价值的人

- 过去我认为牛逼是能赢过多少人,现在我坚定地认为人的价值体现在你能帮助多少人,帮别人成功, 你也会成功。#努力做一个对别人来说有利用价值的人。 - 美貌和智商不可兼得,否则容易不幸福。 当然, 有智商没美貌的女人也很痛苦, 幸好我们的邻居是韩...

爱你就像爱生命

连续下了几天雨,疲慵的午后,我坐在窗边,窗户微开。下午一阵细风从窗口钻进来,吹到我的后背,我就在那一瞬间想到你。想到你的嘴唇,笑起来有一弯俏皮的曲线(就是在那一刻,我开始留意和你相似的模样,我在一个埃及姑娘脸上找到了)。想到你躺在床上慢慢撩动头发的样子,想到你在寒冷的冬夜依偎在我怀里,月光洒在你的身上。我贪婪地嗅着你头发的气味,你身体的味道。我甚至弄不清楚,是你的呢绒外套更柔顺,还是你的脸庞让那个夜晚有爱的温度。

世界就是一场幻觉

在海拔超过一万米的高空上,波音770客机飞越俄罗斯领空,奔向德国法兰克福机场。周围的乘客都睡了,旁边的德国大叔wolfgang问我,什么是真实?我不无卖弄地说,给出时间和空间,就是真实,时空是存在的两要素。

他像一个法师,却面对不按剧本演戏的演员,揉着眼睛告诉我,你一大早醒来,眯着眼睛,走到镜子前面看自己,那个时候是真实,那个时刻以后,都是谎言。

app用户体验学习笔记:线性操作

  用户到达目标内容的级别一定要少,级别不要深。 产品要形成一个信息流闭环。 产品要有社交圈,提高app估值 用户真得需要控制权吗?不要让用户做过多决定。 ​  

上班族的人质情结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又称为“人质情结”。被绑架的人质在长期与犯罪者相处的过程中,容易形成感情依赖,时间久了,甚至会主动帮助犯罪者。如果把公司和员工的关系看作是斯德哥尔摩症的罪犯和受害者,你会不会明白“依赖感”是如何形成的?

“绑架者给我食物和住处”
“公司为我发工资,让我融入一个群体里”

“绑架者照顾我,在言语和行动上重视我的存在感”
“我在公司里很好,我们有事一起帮忙,我们一起加班工作,熬夜讨论方案”

“我害怕离开绑架者,我不知道何去何从”
“我害怕失去工作,我害怕离开熟悉的环境,外面的世界很可怕”

“嘘,你要守规矩,我被绑架很久了,你是新来的受害者,你要听话”
“我是老员工,你是菜鸟,你要察言观色,要适应这个公司的办公环境”

“他(施害者)这么做一定是迫不得已的,有他的苦衷”
“老板人不错的,老板的偏执发脾气都是理所当然要承受的”

“我跟绑架者的时间最长,我们经常聊天,像老朋友一样,他不会第一个杀了我的。”

“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老板跟我交情很好,这次公司裁员名单一定不会有我。”

员工为什么会有人质情结?

我更愿意把上面的问题修改为“集体中的个人为什么会有人质情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