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松龄与广州亚运会小姐

像对待世博会的态度一样,我没有去看广州亚运会。但是,一条来自微博的消息勾起了我的兴趣,因为那条微博让广州亚运会礼仪小姐和早已作古的蒲松龄搭上了关系。那位网友说,小时候读《聊斋志异》,有一个书生和美女云雨的故事,蒲老先生曾写出“探手入裤,私处坟然”的精彩章句。当时他不太懂“私处坟然”作何解,直到忽然欣赏到亚运会礼仪小姐的透明装,才恍然大悟,于是不得不感怀蒲松龄的重口味。

其实,用“坟然”形容女性的私处并非蒲松龄首创。在汉朝无名氏所写的《杂事秘辛》中就有“胸乳菽发,脐容半寸许珠,私处坟起”的描述。清朝有本书叫《夜谭随录》,这本书在“白萍”章节有“一夜伎忽来就,相与共寝。鼾睡间私处痛如刀割,大呼晕絶,同人惊起来探,已失势之所在”的故事。古人反三俗,所以把男人的性器称为“势”。宋朝有一个非常严厉的刑法,如果有男子未经对方老公的同意就和人家老婆一起搞很快乐的事,一经发现,“去其势”。在《挪威的森林》里,渡边与大他十九岁的玲子交欢,当渡边的手指滑向玲子的私处并轻轻抚动时,玲子说:“渡边,不是那边,那只是皱纹。”这也告诉我们,掌握地形很重要。说得神圣一点,那毕竟是生命诞生的地方。在电影《闻香识女人》中,帕奇诺一语道破天机:天堂的入口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想必各位看官定是深有同感。

坊间流传着一个段子:为什么京城要衙役查办天上人间?当然是召开盛会的礼仪需要啊,姑娘们是去紧急支援前线了。这当然只是少数低俗人士的意淫,是对另一部分人辛勤劳动成果的不尊重,我们谴责这种说法。按照汤师爷的作风,也应该是“呸,我都关着灯”说。

breast and legs
不过,亚运会凹凸装确实为瓷器国争得了荣誉,我们在无数照片上注意到,那些国外获奖运动员双手遮住自己的下体,眼睛瞥着人家的下体。东方美人,名不虚传。

guangzhou girls medal

自古以来,人类文明的历史其实就是文字和图画争夺话语权的过程。到底谁更有表现力?我们从小屁孩阶段开始,最先熟悉的启蒙读物肯定是各类连环画,因为图画较文字是易于理解的。胖妈妈给年幼的鲁迅看男女交配图,就算印刷再粗糙,把圆的印成方的,就算鲁迅再不济,他也怀疑那两个抱在一起的狗男女不是在做打架的事情。然而,文字却是更高级的思想载体,因为它为读者预留了想象的空间。我们读到“私处坟然”四个字,各种洪大场面,犹然而生,千层往事涌向心头,滋味甚爽。所以有人说,最高雅的性行为是意淫。假如有人赠你“李YY”“赵YY”这等绰号,那简直是对你的无限褒奖。

可是,网友们是一群非常乐意刨根问底的人。在有人爆料上海世博会志愿者服装的惊天秘密后,大家把审视的眼光指向了亚运会服装的设计者和审核者。百姓没事闹着玩叫“搞三俗”,领导喜欢透明装就叫革命工作需要。我从小就听朝鲜中文电台,对广播员每天高歌的“伟大领袖金正日同志”深为好奇,想知道他究竟是怎样一个神奇的人。不久前通过万恶的互联网获知,金正日在检阅军队时要求女兵穿短裙,踢腿的高度要过头,以便女兵露出内裤供他检阅。相比金老人家的执着与霸气,瓷器国领导的口味真是进步空间很大。

喵~本文目前有1条留言,欢迎发表评论!

  1. 传说中的沙发
    :

    站长的品位啊~~~

    [回复]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