蛋疼的上海话

上海话真难学。

我在上海生活好几年,每天耳朵听着眼睛瞧着,身边的朋友们伊伊呀呀讲的很High,我愣是熏不出上海味。

如此的感觉非常痛苦。这就好比一群人在热烈地讲黄段子,你却不知道笑点在哪里。我们喜欢说一个人很纯真,其实是“悟性差”的委婉说法。想想我从七年级开始就摆弄收音机听美帝国主义的VOA电台,多年下来的结果是,英语没有多少长进,当然也没有被资本主义价值观洗脑。如果英语狗屎烂是爱国主义的表现,那姑且把我的上海话烂理解成爱家乡主义吧。

人生某一段年幼无知的时期,我迷上了《萌芽》杂志。曾经写了篇万余字的稿件寄到巨鹿路,后来还拿了奖——杳无音信奖。直到现在赵长天社长都没有把奖状寄给我,这是后话。在某一年某一期《萌芽》登了篇小说,里面出现了“赤佬”一词。为了搞懂这个词的意思,我还专门翻查了工具书,这应该算是我是上海话最早的接触。

自从周立波红遍上海滩后,人们检验一个人的上海话水平有了新的标准,那就是让对方看波波的清口表演,真诚笑的绝对是上海话一级甲等的份儿,假笑的当然是外地人,所以我很少看海派清口专场。

宋朝有句谚语:包公笑,黄河清。说的是让包公笑比让黄河清都难。其实包老爷可能是患了面部神经麻痹症,没法笑。有时候,这种难言之隐险些会要了一个人的命。当朝有位开国将领就很委屈,他早年打仗时脸部受过伤,神经受损,终生不能再笑,即使是站在任何伟大领袖的面前。全民热身大运动的时候,就有许多打了鸡血的青年怪他见了谁谁谁竟然板着脸,居心叵测啊!老先生下场很惨。

通常,我们的理想会超越我们的实际能力。人贵有自知之明,在我意识到学说上海话是一件难于国足出线的囧事时,我告诉自己,那就退而求其次吧,能听个七八成就好啦!

zhou libo smg

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有原因的。我有一个很好的女性研究生朋友,学的是教育学专业。她告诉我说,她在办公室听两个学院领导用上海话谈分配导师的事体,内容无非是让外地生领人家挑剩的,姑娘火大了,闹起来。领导表示很窘迫,没想到姑娘能听得懂,于是重新商议。

接受了以上实用主义的熏陶后,我决定要好好地学一学上海话。在这里要友情推荐“学说上海说”课程,线上一搜一大把视频,我一路听下来,感觉还是蛮好的,给百分。课程内容20分,女主持人形象80分。

如果你是勤奋好学的有志青年,那么抽空瞧瞧钱乃荣的研究成果吧,会很有喜感。世上总有一些没法蛋疼的人想方设法让另一部分人蛋疼。这位供职于上海大学中文系的老先生花了两年时间,顺便搭上自己的研究生,搞出了“上海话输入法”,还有图书产品。网友反映,自从装了老钱的输入法,外接式精子发生器就有种奇妙的感觉,实乃居家自虐之利器。

其实,假如你能找一个上海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学习起来会极方便,床上床下,炕头炕尾,随学随用,也是不错的选择。

友情赠送:上海话进阶词典之DIY版

闷特:没话说       嘎梁:四眼

错气:讨厌          错几:吃

洋盘:外行          辣手:厉害

弄松:捉弄          捏昏:头脑发热,一时冲动

缺西:傻瓜          尼心:恶心

寿头:傻瓜          翘边:托

枉对:不讲理        切桑活:欠扁

小赤佬:小鬼        呀无蛋:捣糨糊

敲煤饼:嫖娼        轧姘头:包二奶OR红杏出墙

张无样:装傻        西骨头:JIAN 骨头

拧来疯:过度兴奋    错霉豆:倒霉

头皮桥:脾气犟      或令子! :暗示

向无拧:乡下人      姆删门:骂街

饭泡粥:废话太多    洋泾浜:不标准的语言

拿母温:小蝌蚪      枉是枉:豁出去了

捉板头:找茬        拷竹杠:小敲诈

列别高:罚站        轧闹猛:凑热闹

戆棺材:戆度        切嘎桑:吃大亏,倒大霉或被硬物撞到

龙头阿三:! 混混      红头阿三:旧社会的印度打手

狠三狠四:凶        老三老四:没大没小

豆5豆6:做事粗糙    神之无之:胆大妄为

一天世嘎:一塌糊涂  猜东里猜:剪刀石头布

摸字摸过:迟钝      妖泥过落:不起眼的小角落

尼呀三比:年底      哈7得8:瞎说

嘎字嘎眼:装戆      里档模子:合伙骗人

奥斯两包开:暂停    空麻袋背米:不带钱跟人赌博

5斤狠落斤:凶      烂煳三鲜汤:做出的事情的不象样

额过头碰到天花板:撞到大运

阿无乱冒充金刚钻:外行冒充内行

拧的弄是无路道粗:认识你算我倒霉

无帮弄搞搞路子:我要教育教育你

喵~本文目前有1条留言,欢迎发表评论!

  1. 传说中的沙发
    :

    果然是进阶版本滴~有些都没有听说过呢

    [回复]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