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鉴别书呆子

这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小时候看老版《聊斋》,对一幕故事印象很深。清朝有个书呆子,读圣贤书读得脑瓜傻掉了。爹娘辛苦给他觅了位俏媳妇,这家伙却不知道怎么用。成亲大半年了,爹娘很愁抱不上孙子了。事实上媳妇的压力更大,可叹古往今来的红颜女子多有类似的烦恼,比如王小波笔下的红拂姐姐,兰陵笑笑生梦中的潘金莲女士。

秀才

咱们言归正题,话说月上柳梢头的某个黑夜,小媳妇推了推正在读五经的丈夫,塞给他一本册子。书生问言何物?娘子答:古往今来的道理,皆在此簿了。书生大喜,连夜看完,或者说,越看越兴奋,当晚就宽衣解带,把正事给办了。原来娘子塞给他的是春宫画册,用咱们今天的话说就是”青少年性教育科普读物”。

我背了很多年“书呆子”的尴尬称呼,所以对这个词一直耿耿于怀,不能释然。老师这么称呼我,爸妈妹妹这么调侃我。于是我就萌生了研究它的念头。像我这种倔强死脑筋的人,最烦待见的情况就是,你可以批评我,但要给我准确的理由。你说我是书呆子,就要先给书呆子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在旁人看来,痴迷书的就是书呆子,其实不尽然。在我看来,读书是非常自私自乐的一件事,好像性爱一样不便在公共场合进行。因为它讲究的是精神上的享受。精神上的享受还不够自私吗?开头讲的读书人,才真叫把书读呆了。我们知道,鼹鼠祖辈不用眼睛,眼睛这个宝贵的器官就会退化。一个人读书,竟然能把人类的基本生理需求自我阉割掉,这需要多大的“呆”才能办到?

小生初那年,我终于攒够钱跑到小镇的地摊上买了本《鲁迅全集》。书贩子爷爷哈哈一笑,说“小孩,等你太久了!”我很惶惶,因为在那之前,每逢集市我都要在他的摊位上赖着不走,把书翻旧了还舍不得买。十四岁那年,有幸在一位叔叔家的书架上翻到了《金瓶梅》,看得一位少年春心荡漾。当然最爽的还是读“三侠五义”,江湖故事一篇接一篇,或淫或匪或痴或邪,得智得谋得逆得奸,这五纲伦常之外啊,皆是妙语谶言。

年幼时身边的亲友嘲笑我呆,这给了一位少年初次接触社会的理由。一个人究竟是真傻,还是假装愚笨,我该怎么去辨别?我的一点经验是,你要死死盯着那个人的眼睛。那些上学读书到傻的人,眼睛是灰色的,呆滞无神的,因为他把意识控制权交给了他人;心儿门清的人,眼睛是活的,动态的。当然这种“动”也有许多种:比如小眼滋溜转、心眼多的假机灵,还有充满力量与信念的真灵动。

有了这么一把尺子,咱们就可以去丈量别人了。事实上,这已经成为我判别他人的头条原则:眼不投缘半句多,四目凝神得知己,相见恨晚泪如泉。

暂时木有评论啊,等您坐沙发呢!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