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个人经历

北方的饭碗与南方的汤碗

我是北方人。作为一个自豪的北方男人,我脸红的场合很少,然而有些时候实在是很难为情,比如说:吃饭。这里所说的吃饭是去餐厅酒店此类公共场合吃饭,吃着吃着,就要开始害羞了,因为我通常要加好几碗饭。

2007年我初到上海。两年后认识了我家领导,在和她无数次的外出搞饭局之后,我还是受不了南方的小碗。在北方,一家人围坐着吃饭,老老少少手里都要捧一个大碗,加点热菜进去,吃起来倍爽。在南方,饭碗简直小得像酒盅,你恨不得连碗都一口吃下去。试想,一帮朋友下馆子,别人斯斯文文吃一小盅饭,还留点渣子,只有你时不时地夹一句:老板,再来一碗饭!尴尬之情,心中切味。

big-bowl-Northen-China

我猜想,这应该是北方和南方的生活条件差异所致。在北方农村,庄稼人在农忙时节下地干活要很长时间才回家,通常临近日出的时候早早的吃饭出门,日落时分荷锄傍月而归,一天只吃两顿饭。试想,如果碗很小的话,不是很费工夫?南方人做小买卖,吃饭的时候仍要照顾生意,吃吃停停,饭量小,但吃饭方便,无饿肚之忧。

你若有幸观察,北方的碗通常做的很粗糙,不如南方的碗精致。在南方,官窑瓷器文化十分发达,也是一大历史传统。“粗茶淡饭”一词用在北方农村真是再贴切不过。困苦的经济条件下,穷苦人对器具异常的珍惜,能省则省。我记得在西北某此地区,谁家添了个小孩,不说“生了个娃娃”,而是说“家里又添了个碗”。北方的大碗不仅要盛饭盛粥,喝粗茶也要用大碗。喝酒自不必说,大碗喝酒,大块吃肉,非山东梁山好汉莫属。

据我所知,重庆地区也习惯用大碗。作为多山地区的老百姓,重庆人过去经常要走山路,如果吃不饱,归途肯定要挨饿。云贵地区的某些穷地方,百姓们甚至用盆吃饭。想来一时一地的社会风俗,根本上还是要由口袋里的方孔兄来摆布。

现在北方也渐用小碗了,说明老百姓的口袋确实鼓了鼓,腰杆也着实挺了挺,即便精神上还是驼着背,弯着腰做人。我现在去餐厅,最多也就吃个一碗半的饭,一碗是自己的,另外半碗是家里领导吃剩的。粮食来之不易,我索性全部解决,没觉得丢人。

6 replies on “北方的饭碗与南方的汤碗”

[…] 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我已经脱离了儿童的队伍,无耻地走向了成人世界。不过,人总是要慢慢变得低俗,这是没办法的事。最隐而难见的原因是,去年的六月一日,那天我很兴奋,我第一次约一个女孩子吃饭,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一年后的今天,什么都不在了。我像是一个痛苦的疯子,亲眼看见急风骤起,把地上我用一粒粒沙子堆成的图画一扫而尽,仿佛它从没有存在过。 […]

[…] 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我已经脱离了儿童的队伍,无耻地走向了成人世界。不过,人总是要慢慢变得低俗,这是没办法的事。最隐而难见的原因是,去年的六月一日,那天我很兴奋,我第一次约一个女孩子吃饭,后来她成了我的女朋友。一年后的今天,什么都不在了。我像是一个痛苦的疯子,亲眼看见急风骤起,把地上我用一粒粒沙子堆成的图画一扫而尽,仿佛它从没有存在过。 […]

Leave a Reply to lek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