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襟危坐

几周来,晚上七八点,我在台灯下读南怀瑾《如何修证佛法》,感觉好极了。

这种感觉的获得, 是因为我正襟危坐,心情比较平静,忽然就觉得气脉的感觉很强烈。想起来李少波的著作,介绍炼真气的姿势有很多种,正襟危坐是其中最方便舒服的一种,彼时我心中不同意,因为我前期试了打坐、站桩,吃了点苦头,瞧不起正襟危坐,没想到它的效果真得好!

刻意地追求气脉的感觉,是错误的。好比是追月亮,我跑得越快,月亮离我越远。顺其自然吧,积累到了,顺其自然地来。

暂时木有评论啊,等您坐沙发呢!

打破沉默,我来发表评论鸟~